蠢溪

嗯……没了。

【东京喰种短篇同人】风信子(多多良×原创女主)

16年写得,这个是修改版。首发于百度贴吧,因为贴吧原帐号丢失所以开了个新号,找了也没用= =|||




防雷预警
#有原创女主#
#人物设定世界观是西瓜的#
#ooc崩坏玛丽苏算我的#

本文受多多良吧内《黑火》的影响,有部分对话和剧情走向类似,但绝不是抄袭,也请各位理解。
黑火作者ID:爱着修罗的野 









【零】
白色风信子的花语:
不敢表露的真爱
发芽、长叶、开花,甚至到最后的枯萎,她都没有说。
可是她很幸福。
她这样想着,
一只都这样想……





【壹】
20区
除枭之战以CCG的胜利而告终。
但也就在此时,从天而降的的青铜树的成员却扭转了这一局势。
可谁知半路却杀出了以有马贵将为首的零番队,局势再度扭转,独眼之枭力不敌其,吞下芳村功善而逃。
原本人数上占有优势的青铜树被CCG打的节节退败。
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女正与几名检察官纠缠着,长时间没有分出胜负,她爆出了赫子。
少女的赫子是羽赫,大小与她的身材完全不成正比,巨大的羽赫可以完全将她与一名成年男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11区的狐狸面具,S+级。别让她跑了!”一个检察官用库因克指着她大喊道。
赤色的火焰吞噬了一切,巨大的羽赫所发射出的冰晶疯狂的扫射着众人,铺天盖地,不留空隙。
少女在面具后面冷笑,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但人数上那些检察官们依然占有着优势,几回合下来,她的身上也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羽赫的速度、攻击和爆发力都很高,但耐力却是一个永远的硬伤;不擅持久战的她,此时此刻已经到达极限了。
费力的扭断了一名检察官的脖子,却将自己的背后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声东击西,她忘记了这一点。
剑形的库因克硬生生的刺穿了少女的腹部,接着又是一脚,她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胃部被贯穿,鲜血直流,看样子是活不了多久了。
狐狸面具也在那一刻也掉了下来。
她躺在地上艰难地呼吸着,恍惚间,一个银发红眸的男人来到了她的身边。
“多……多多良先生……”
妄想呼唤男人的名字,奈何喉咙里堵满了鲜血,无法发声。
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啊……





【贰】
弥生,是我的名字,但不是真名。
这是我刚到日本被多多良先生救下后为自己取的名字,毕竟名字什么的只是代号罢了。
当时的我是在11区被多多良先生救下,具体过程我记不起来了,但是我只记得多多良先生的样子了,因为,我根本找不到父母的尸体。
“他们都被喰种吃了。”多多良先生这样简洁的回答着我。
“那我为什么没有被吃掉?”我问他。
“他们还没动手就死了。”
是被先生您杀/死的对吧……当时我这样想着。
但是我依旧很感谢多多良先生,只有感激吗?不一定啊……
棋子,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了,哪怕是棋子,我也要成为最优秀的一颗。

20区,古董咖啡馆
弥生坐在椅子上为怀中的白兔子顺毛,眼睛中满是恋恋不舍。而坐在她对面的董香则第N次用眼睛鄙视着她。
终于,弥生松开了手,白白的胖兔子一下子就扑倒董香的怀中。
“我说你啊,有你这么送人礼物的吗?还要先摸半天。”雾岛董香一边安抚着怀中的兔子,一边吐槽道。
“你也知道的,我养它也有两年多了,当然是有感情了啊。”弥生一边说着,一边吸了吸鼻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有感情了还要送人,早知道就不要送啊。”
“就你会说风凉话,最近战斗太多了,而且我还要帮你盯着绚都,时间根本来不及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谁来照顾它啊?”
“你啊。”董香摇了摇头,“好啦,就安心的把它交给我吧。”
“谢谢你,董香。”黑发的少女笑了起来,尽管这笑容中满是疲惫。

11区
“反应太慢,再来。”银发红眸的男人不带感情的冷声道。
“是!”弥生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她的右臂已经被多多良硬生生的扯断,左脚也如同水泵一般,鲜血直流。
那时的弥生十二、三岁,刚来到青铜树不久,只有A-级的她,每日每夜都要在多多良如同地狱般的训练下挣扎着,轻则断手断脚,重则直接就是半死。为的,只不过是一句“不错(中文)”而已。
有人曾经问她:你这是何苦呢?
她便回答:变得更强,因为青铜树不需要废物。

当时,我也不知道多多良先生出于什么原因会救下我,但是在那一刻我明白,我必须用生命为多多良先生效力。





【叁】
黑暗的囚室内,金木研趴在地上蜷缩着身子。
被多多良单手刺穿身体的痛苦每时每刻无不在折磨着他,即使继承了神代利世的赫子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
“吱-------”囚室的大门退开,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进来,金木屏住呼吸。金属碰撞木质地板的声音清晰可闻。
四周愈发安静,衬得少女的足音愈发清脆。
“金木君,你还好吗?”
艰难地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负重伤的身体,他看清了那人的模样,但纯白色的狐狸面具取挡住了她的容貌,因而无法辨别。
“咳……咳咳,你、你是……你是弥生?”
“啊……没想到还是被你认出来了。”弥生听后稍稍有些失落,但转而有换上了愉快的语气“不过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这还叫没事……”虽然金木很想表示自己以前好歹也是人类,根本不能很好的运用喰种的力量,所以恢复的不是很快。但是奈何自己实在太疼了,所以说不出口。
“没关系的,不过,你先好好的恢复一下吧,”弥生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纸袋子丢给金木“我已经把肉处理过了,放心的吃吧;别想太多,我只是为了董香而已。你应该知道,自从你被绚都带走以后,她一直很担心你。”

一次又一次的身体与心灵的折磨,使金木濒临崩溃,鲜血将白色的康乃馨染成了赤红的彼岸花,舔舐着嘴角的鲜血---------他选择成为了喰种,吃掉了壁虎。
不顾董香的挽留,毅然决定离开安定区而加入青铜。
天空中飘落着鹅毛般的大雪,身上缠满绷带的娇小少女向他挥手,他清楚的看到那个银发红眸的白衣男人身旁站着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身影。
那个身影是弥生。





【肆】
S级的羽赫,在青铜中并不少见,再强的喰种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而弥生的任务则是协助多多良以及其他的成员消灭11区周边的检察官和危害青铜树利益的喰种。
11区、13区,还是在20区,单挑群殴弥生都经历了一遍,每次回来,弥生都是挂着满身的彩。头上、脸上全是血,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其他喰种的,
“你还好吗?”或许是因为董香的缘故,弥生成为了整个青铜树中唯一能和他搭上话的人。
现在的她正坐在一扇破旧的窗户边上用绷带处理着因为任务所留下伤口,身边脸盆中的水已变得通红,窗台上是一盆还未开花的水养的风信子,大概是这个房间里唯一不沾血的东西了。
“啊?我吗?当然还好啦!”弥生努力挤出一个自以为是灿烂的笑容“不过今天任务完成的很成功呢,多多良先生还夸我很有用呢!”
明明是:“不错(汉语),起码不是废物。”好吗?金木腹诽着,但并没有直接点明。
“你很喜欢风信子吗?”金木将目光投向窗台上的玻璃花瓶,开始转移话题。
其实他根本不用问,因为弥生对于风信子的执着丝毫不亚于董香对于兔子喜爱。
“是啊是啊!很喜欢,就像喜欢……”说道这里,弥生不由得绯红了脸“咳……内个,今年是白色的呢,到了春节期间就会开花的。”
白色的风信子,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真爱。





【伍】(弥生独白)
东京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繁华,就像中国很多的大城市一样。
下雨了,独自一人坐在楼顶上,就好像有冰锥扎进骨头里一样,感觉骨髓里结了一层霜。
很冷,还是早点回去吧。我这样想着,但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长时间的饥饿让我感到有些烦躁,更何况我这次背着多多良先生私自外出的。
昏暗的街巷内,我靠在墙上,郁闷的咬着指甲,猎物跟丢了,而且要是再遇到白鸽就惨了,毕竟我也是因为杀人而荣登CCG黑名单的喰种了。
“小姑娘,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巷口的灯光下,几个身影闯进了我的视线,是白鸽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呃…没什么,只是在等人而已。”因为饥饿而烦躁的情绪中添加了恐惧以及不安,“直接杀了他们不就好了吗,这么麻烦干什么?”莫名的有种恶向胆边生的感觉,直接爆出了赫子就和那几个检察官打起了。
赤红的火焰吞噬着在场所的白鸽,我完全已经可以闻到一股难闻的蛋白质烧焦的气味了;真是恶心,我这样想着,加快了攻击的速度。
“山田一等!”其中一个白鸽惊呼道,然后从他的箱子里取出了库因克直接向我砍了过来,“去死吧!怪物!”他这样叫骂着。
“切---”我有些不屑,谁杀死谁还不一定呢!然后接着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由于太长时间没有进食,我的体力完全跟不上了 ,而且他们还占用着人数的优势,几轮下来,我虽然干掉了一个,但身体也已经是超负荷了。
身上的伤口被混合着雨水的汗水侵入而隐隐作痛,这时,一把剑型的库因克向我刺来,本想转过身去躲开,奈何身体已经透支了,完全跟不上意识,腰侧立即被划出了一道深而长的刀口。
“唔……”那一刻,我无力的跌坐到了地上,接着那把库因克又刺进了我的肚子里。
真的很痛,痛的骨髓里了。
霎时间我感觉自己的一生的影像突然在自己的眼前滑过。我想到了很多人,有爸爸妈妈、董香、金木、绚都、艾特姐……
还有……多多良先生……
一道银白色的身影挡在了我的身前,挡住了白鸽狰狞的面目。
是、是多多良先生吗……
好痛,意识渐渐的模糊不清了,我还没有……
所以我不能死啊……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天以后了吧,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我躺在一张手术台上,浑身缠满了绷带,疼的要死,感觉骨头都碎掉了。
“长期的饥饿阻碍了Rc细胞的活性,阻碍了再生功能。”
好像是多多良先生在说话,我拼命的扭动身子,想看的多多良先生的脸,可奈何实在是太疼了,只好作罢。
“为什么要私自行动。”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什么?太饿了?这个理由很蹩脚,哪怕再饿也不能拿着组织的规矩和命令不当回事,尤其是多多良先生的。
四周一下子就安静了,安静的要死,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多多良先生就离开了,什么惩罚也没有给我,现在想想,倒不如直接臭骂我一顿或者打个半死来的实在。

之后,我的风信子竟然开花了,时间在CCG向20区发动进攻的两周前。





【陆】
我的大脑内一拍空白,什么也没有。
不是说人死前记忆会像走马灯意义在脑海中播放吗?为什么现在什么也没有……
还是因为我之前已经走过一回了吗?
好冷,不能动了,我这是要死了吗……
我感觉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然后,我一咬牙,使劲的抬起胳膊,一把就抓住了多多良先生的风衣的一角。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什么也看不清见了,突然,我感觉身子底下一空,就好像是被什么人抱起来了,是……多多良先生吗?
也或者是我在濒死的状态下出现幻觉?完全分不清了……
我努力的抽动嘴角,希望扯出一个还算好看的笑容,起码在临死前要给多多良先生一个好印象吧。
可是,现在的我,笑起来绝对比哭还难看。
不行了,我真的要死了呢。
自己着一生,也算没有遗憾吧,除了关于多多良先生的事。
真是对不起,弄脏了您的衣服了……
好痛苦,这种感觉真的好痛苦啊。
但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种解脱后的释然。
不会再痛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从黑暗中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置身在一片黄色的风信子花海中,而且,我看到了妈妈,她正向我慢慢的走来。
“我们回家吧。”她拉住了我的手,对我微笑道。
“嗯!”我用力的点点头,回家,是一个多么温暖的词汇啊。
这时,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头望去,只有无尽的风信子花海,以及碧蓝的天空。
我拉住了妈妈的手,回家。

24区,青铜树基地
窗台上,那盆白色的风信子,已经枯萎了。

END

【凹凸乙女】选择吧男神

雷/安/丹/格

# 人设剧情世界观是七创社的 #

# 崩坏欧欧吸全算我的 #

#男神你们的#



雷狮:
“船和我你选那个?”
“胡思乱想什么呢,除了你还能有谁?”


安迷修:
“要我还是要马?”
“当然是你啦,我的小公主。”


丹尼尔:
“要积木还是要瓜?”
“……瓜。”
你看了一眼旁边的银爵以及那将近八吨的瓜皮,
拍了拍他的肩膀。


格瑞:
“要刀还是要牛奶?”
“我要金。”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写了个什么玩意儿啊都……
就这样吧。

拜托朋友代购的终于到了\(^o^)/(原谅我……我是重度拖延症患者,经常走马后炮……) @暮雨晨风
刚拿到的时候感觉好干净、好漂亮,有些不忍心拆开,生怕弄坏了。到现在翻页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放书架上,直到现在还安安稳稳的藏在床头柜里,睡觉之前读一读。∪・ω・∪
一直很喜欢大大的段子,曾经还差点儿看哭了T_T真的很喜欢,也希望大大加油、努力,写出更好的段子Y(^_^)Y
3p晒晒新入手的叶修手办( ´▽` )ノ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 ̄∇ ̄)

今天下午画得,也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
手残一如既往……
哭死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