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溪

人如其名

看春晚的时候六连抽,头一个就是*٩(๑´∀`๑)ง*然后开心滴尖叫起来……被奶奶好说一顿(*꒦ິ⌓꒦ີ)

大发现大发现!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在古商城捕捉小叔叔一只٩(*´◒`*)۶

好像去二月份的漫展啊啊啊!可是要中考了……˚‧º·(˚ ˃̣̣̥᷄⌓˂̣̣̥᷅ )‧º·˚

BLUE

阅读前的注意事项

本文改编自《知音漫客》第290期短篇精粹,网上也有不少以此为原型而改编的小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因为是改编自短篇漫画,所以除了鼬之外不会出现火影中的其他人物(包括佐助),如果您无法接受,就请点击右上角的小叉叉。


人物ooc!ooc!ooc!慎入慎入慎入!其实说白了就是披着火影同人皮的的改编而已。学前班文笔。





确定没有问题了?开始吧。






【壹】

陈旧的机房内,一名“少女”坐在那里。

身上与背后连接在导管,“皮肤”上有着不少的污垢,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脱落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金属支架和颜色不一的导线。

“咳咳-------D7啊,老型号了,”胡子花白的机械师娴熟的接上了最后一根导线,并脱下了沾满机油的手套“恐怕这已经是我爷爷辈的机器人了。”

少女睁开了眼睛。

“还要往前走吗?”机械师为自己点了一根烟,做出了好心的提醒,“再往前走就什么也没有了。”

“嗯。”少女点点头,艰难的拔掉了连接在背后的导管,身上发出了奇怪的“咔咔——”声。

“还是不太妙啊,千万不能在进水了。”老机械师吐着烟圈,摇摇头,“不过你可真奇怪啊,是你的主人给你的任务吗?”

少女披上了一件破旧的外套,并将一个年头不小的木质相框拿在手里,“我要去海边。”她这么说道,殊不知这句话的威力有多大。

“什么?”老机械师显然被她的话吓到了,一脸的惊愕,嘴巴张得老大,烟头都掉到了地上,“你在开玩笑吧!那里太远了,根本没有活着的人见过海!就算有一天你到达了那儿,也早就生锈坏掉了。”

“嗯。”少女点点头,将这个老旧的相框收入了衣袋中。




【贰】

时间倒回到几十年前。或者是更早。

“鼬少爷,您要的家政机器人已经到了。”

我跟在主管的身后,走进了这所豪华的大宅;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满地的搬家公司的纸箱子,看样子,这所宅邸的主人是要搬家。主管正恭敬对着坐在落地窗边的黑发青年打招呼,可是他却像是没听见一样坐在那里。

“鼬少爷?”正当主管想再进行第三次的询问时,一个珠光宝气的黑发妇人打断了他:

“这孩子看不见。”她的语气中透露着许些的无奈,“我是他姑姑,我来代他签吧。”说完,便抽走了主管手中的单子。

“好的……对,对,请签在这里……”

也就在那一刻,我才得以仔细打量他:很英俊的男青年,鼻翼两侧的泪沟衬得他更为成熟,只可惜,眼睛破相瞎掉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该吃药了,少爷。”我将下午茶所需的点心连同着鼬少爷服用的药品放到托盘里端到了离少爷最近的位置,并将茶杯送到了少爷的面前。

“嗯。”少爷点点头,合上了手中的盲文书,接过了茶杯,然后我就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可是,就在我坐下的那一瞬间,只听“噗”的一声,尘土飞扬,霎时间屋内的视线一片模糊,鼬少爷赶忙将茶杯放下,捂着嘴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我只能手忙脚乱的打扫着。

“房子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少爷的声音很好听,就像低沉的大提琴一样,“父母很早就不在了,现在姑姑终于也受不了了。所以雇了你来照顾我。”他笑笑,语气中是自嘲与无奈。

 “你可真奇怪,” 待我收拾好之后,少爷疑惑道,或许是听到了之前我做下去的声响,“一般的家政机器人不都是一直站在一边的吗?”

我小心翼翼的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我是首批的生物脑机器人,有学习能力,自然会选择更轻松的行事方式……”

“哦?”少爷轻抚着书本的封面,微笑着,“会偷懒的机器人吗?”

“嗯…..那个,凡是主人的命令,我都会坚决服从的!”我低着头,像一个努力为自己辩解的孩子。

“那你叫什么名字?”

“D7-XC03”我报上了自己的型号。

“真是一个好长的名字呢,”少爷微笑着,但又有些伤脑筋,“我可以叫你名字末尾的‘03’吗?”

那天下午,阳光通过落地窗跳进了屋子,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与鼬少爷拉长的影子。

“好的。”





【叁】

少爷的宅邸前是一片花园,虽然大,但是很空旷,喷泉从不喷水,花坛里连杂草也不张。

某一天我趁着少爷早餐过后的看书时间独自一人出了门,想去找一些可供花园内种植的植物的种子。

可是这又谈何容易?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工业的发展,环境不断的遭到侵害,大片的植物因受到污染而枯萎死去,即使我们现在生活在乡下,也不一定找得到。

宅邸后面有座山,上面有成片的绿色的树木。可能是仅存的没有被工业污染的地方。试试看吧

。我对自己说,试试看吧。

“03,你去哪里了?”

当我找的种子并返回的时候,已是中午。还未到门口,便看到少爷扶着门框等候在门外。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第一次庆幸少爷看不见——看不见现在这么邋遢的我。

“你去干什么了?一上午都没找到你,我一直在附近找你……”

我没有说话,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然后将手中的种子倒进了鼬少爷的掌心中。

“这是……”少爷轻轻用指腹摩挲着种子的表面,感受着种子表面的纹路所带给皮肤的捎带粗糙的手感,“种子吗?你从哪里找得到?”

“那边。在后山上。”

“谢谢你,03。”少爷轻轻的攥紧了手里的种子。

清理了身上的泥污后,我随少爷进屋,但不知为何顿住了脚步,感觉视线有些模糊,连身体的内部也发出了“咔咔——”的怪声,似乎是齿轮卡住了。声音不大,但还是被鼬少爷听见了。

“03,你出了什么问题么?”

“我的服务年限太久了,心脏部分一些损坏。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摇摇头,“因为没有什么修缮的价值,所以被便宜的处理掉了。”

“没关系,我和03一样,虽然有双眼,却无法看清。”少爷拈起一颗种子,仿佛在详细的端详它上面的纹路。

“这是什么的种子?”


【肆】

“03,你知道海吗?”某一天,鼬少爷突然在我打理花园的时候问我,“广播和书里都有说,它在世界的某个地方。03,你说……

“海,是什么样子的?据说以前的人们生活在海边,海里满是蓝色的水,看不到边际”

鼬少爷说完,抬头看向远方,远方是山峦叠嶂,但他他此刻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海。

我在他的深黑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海,真的,就像他所说的那样。

那样美丽。

“03!你在干什么?!”

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雨水会将泥土冲刷干净,将泥土里面的种子冲走。

我顾不上太多,立即冲出房子抓起塑料布就盖在了花池上。或许是声音太大,吵醒了鼬少爷。少爷举着伞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间,我上前一步扶住他。

“快回去!你会被淋坏的!”他紧攥着我的手腕想把我拉回去,但是我靠着自身的机械的重量纹丝不动。我努力地扯着塑料布。

“03,我想有一天能到海边,哪怕只是听听海浪的拍打礁石、海风吹过的声音……”少爷将伞向我的方向倾斜,“可是我永远都到不了,可能它在某处有,他存在过,可它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

“即使可以看见……也没人能找得到……”

“海是有的。”

她站在漫漫黄沙中,站在一望无际的戈壁上,用稍有残损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玻璃裂纹下的泛黄的海,迎着狂风与吹卷来的沙砾。

“海是有的。”

她穿过了沙漠,攀上了高山,走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一次又一次爬上了已经干涸的水塔,并一次又一次的坠落。


【伍】

古书里有成片的森林,

不老的王子和公主,喷火的龙,

比我们整个潘钵还大的湖泊,

过去人们把它叫做海。


“鼬少爷,我们该回去了。”我对已经是下午四点还在外面晒太阳的鼬少爷说道。

“03,和你说过了,以后喊我鼬就可以了。”他对我说,“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再多呆一会儿。”

“可是少爷……”

“那,你给我把52页的诗念给我听吧。念完我们就回去。”

我翻开了书,将手放在凸起的地方,去感受字的形状。过了一会儿,才开始读:

爱情,也许在我心里

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在让你难过悲伤---

我与鼬少爷,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

未来的日子里,一直都是我在陪伴着他,一直都是。

直到很多年后,在那个与我们相见的一模一样的午后,那个表有海的照片的相框从他的手中滑落。

我将他葬在了那片依旧葱郁的树林中。

“鼬少爷,今年开的花,是紫阳花呢……”

我会找到海的,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陆】

不知道多少次的跌倒,又不知道多少次的站起来,只是为了去寻找一个在别人看来已经消失了多少年的古代人类的遗迹。

她的披风在奔波辗转中随着风沙一起被吹卷到了天空,时间磨去了她的“皮肤”,但那个相框依旧被她护得好好的。

一年、两年、三年……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去了多少个地方,她只知道要找到海。

“鼬少爷,海是有的。”

相遇,也许不是坏事……

她再一次的翻过了一座山,山的那边是耀眼的金色与无尽的碧蓝。

她踩在松软的金色细沙上,望着这比天空还要蓝、比湖泊更加宽阔的大海。海岸边有一艘破旧的小渔船,远处是白色的灯塔,天空中还有几只在飞翔的海鸥。

这边是海,他这样的美

真想和你一起看到眼前的景色。

她急急忙忙的跑了下去,中途还因为一脚踩空而摔了一跤,但是她没有顾上这么多,只是跑到了渔船边并将它推到了海里,然后自己也跳了进去。渔船在海上摇摇晃晃的漂着,海水顺着渔船上的破洞灌了进来,她躺在那里,看着那张海的照片。

鼬少爷,这就是你说的海,我找到了。

她在因进水而停止程序前的最后一刻纵身跳入了大海之中。连通着手中的相框一起沉入了这无尽的碧蓝。

相框掉在了海底的礁石上,里面的一张很小的照片掉了出来。
照片中坐在椅子上的黑发青年笑得温和拘谨,而在他身旁站着的少女则是笑得灿烂洒脱。

“鼬少爷,看镜头看镜头!”她安置好并照相机对准了鼬,然后自己也绕道了他的身后,“少爷笑一笑啊。一起说‘茄子’!”



我曾经是那样真诚那样温柔的爱过你。





The end



【东京喰种短篇同人】风信子(多多良×原创女主)

16年写得,这个是修改版。首发于百度贴吧,因为贴吧原帐号丢失所以开了个新号,找了也没用= =|||

防雷预警
#有原创女主#
#人物设定世界观是西瓜的#
#ooc崩坏玛丽苏算我的#

本文受多多良吧内《黑火》的影响,有部分对话和剧情走向类似,但绝不是抄袭,也请各位理解。
《黑火》作者贴吧ID:爱着修罗的野 







【零】
白色风信子的花语:
不敢表露的真爱
发芽、长叶、开花,甚至到最后的枯萎,她都没有说。
可是她很幸福。
她这样想着,
一只都这样想……














【壹】
20区
除枭之战以CCG的胜利而告终。
但也就在此时,从天而降的的青铜树的成员却扭转了这一局势。
可谁知半路却杀出了以有马贵将为首的零番队,局势再度扭转,独眼之枭力不敌其,吞下芳村功善而逃。
原本人数上占有优势的青铜树被CCG打的节节退败。
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女正与几名检察官纠缠着,长时间没有分出胜负,她爆出了赫子。
少女的赫子是羽赫,大小与她的身材完全不成正比,巨大的羽赫可以完全将她与一名成年男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11区的狐狸面具,S+级。别让她跑了!”一个检察官用库因克指着她大喊道。
赤色的火焰吞噬了一切,巨大的羽赫所发射出的冰晶疯狂的扫射着众人,铺天盖地,不留空隙。
少女在面具后面冷笑,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但人数上那些检察官们依然占有着优势,几回合下来,她的身上也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羽赫的速度、攻击和爆发力都很高,但耐力却是一个永远的硬伤;不擅持久战的她,此时此刻已经到达极限了。
费力的扭断了一名检察官的脖子,却将自己的背后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声东击西,她忘记了这一点。
剑形的库因克硬生生的刺穿了少女的腹部,接着又是一脚,她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胃部被贯穿,鲜血直流,看样子是活不了多久了。
狐狸面具也在那一刻也掉了下来。
她躺在地上艰难地呼吸着,恍惚间,一个银发红眸的男人来到了她的身边。
“多……多多良先生……”
妄想呼唤男人的名字,奈何喉咙里堵满了鲜血,无法发声。
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啊……












【贰】
弥生,是我的名字,但不是真名。
这是我刚到日本被多多良先生救下后为自己取的名字,毕竟名字什么的只是代号罢了。
当时的我是在11区被多多良先生救下,具体过程我记不起来了,但是我只记得多多良先生的样子了,因为,我根本找不到父母的尸体。
“他们都被喰种吃了。”多多良先生这样简洁的回答着我。
“那我为什么没有被吃掉?”我问他。
“他们还没动手就死了。”
是被先生您杀/死的对吧……当时我这样想着。
但是我依旧很感谢多多良先生,只有感激吗?不一定啊……
棋子,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了,哪怕是棋子,我也要成为最优秀的一颗。

20区,古董咖啡馆
弥生坐在椅子上为怀中的白兔子顺毛,眼睛中满是恋恋不舍。而坐在她对面的董香则第N次用眼睛鄙视着她。
终于,弥生松开了手,白白的胖兔子一下子就扑倒董香的怀中。
“我说你啊,有你这么送人礼物的吗?还要先摸半天。”雾岛董香一边安抚着怀中的兔子,一边吐槽道。
“你也知道的,我养它也有两年多了,当然是有感情了啊。”弥生一边说着,一边吸了吸鼻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有感情了还要送人,早知道就不要送啊。”
“就你会说风凉话,最近战斗太多了,而且我还要帮你盯着绚都,时间根本来不及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谁来照顾它啊?”
“你啊。”董香摇了摇头,“好啦,就安心的把它交给我吧。”
“谢谢你,董香。”黑发的少女笑了起来,尽管这笑容中满是疲惫。

11区
“反应太慢,再来。”银发红眸的男人不带感情的冷声道。
“是!”弥生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她的右臂已经被多多良硬生生的扯断,左脚也如同水泵一般,鲜血直流。
那时的弥生十二、三岁,刚来到青铜树不久,只有A-级的她,每日每夜都要在多多良如同地狱般的训练下挣扎着,轻则断手断脚,重则直接就是半死。为的,只不过是一句“不错(中文)”而已。
有人曾经问她:你这是何苦呢?
她便回答:变得更强,因为青铜树不需要废物。

当时,我也不知道多多良先生出于什么原因会救下我,但是在那一刻我明白,我必须用生命为多多良先生效力。











【叁】
黑暗的囚室内,金木研趴在地上蜷缩着身子。
被多多良单手刺穿身体的痛苦每时每刻无不在折磨着他,即使继承了神代利世的赫子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
“吱-------”囚室的大门退开,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进来,金木屏住呼吸。金属碰撞木质地板的声音清晰可闻。
四周愈发安静,衬得少女的足音愈发清脆。
“金木君,你还好吗?”
艰难地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负重伤的身体,他看清了那人的模样,但纯白色的狐狸面具取挡住了她的容貌,因而无法辨别。
“咳……咳咳,你、你是……你是弥生?”
“啊……没想到还是被你认出来了。”弥生听后稍稍有些失落,但转而有换上了愉快的语气“不过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这还叫没事……”虽然金木很想表示自己以前好歹也是人类,根本不能很好的运用喰种的力量,所以恢复的不是很快。但是奈何自己实在太疼了,所以说不出口。
“没关系的,不过,你先好好的恢复一下吧,”弥生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纸袋子丢给金木“我已经把肉处理过了,放心的吃吧;别想太多,我只是为了董香而已。你应该知道,自从你被绚都带走以后,她一直很担心你。”

一次又一次的身体与心灵的折磨,使金木濒临崩溃,鲜血将白色的康乃馨染成了赤红的彼岸花,舔舐着嘴角的鲜血---------他选择成为了喰种,吃掉了壁虎。
不顾董香的挽留,毅然决定离开安定区而加入青铜。
天空中飘落着鹅毛般的大雪,身上缠满绷带的娇小少女向他挥手,他清楚的看到那个银发红眸的白衣男人身旁站着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身影。
那个身影是弥生。
















【肆】
S级的羽赫,在青铜中并不少见,再强的喰种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而弥生的任务则是协助多多良以及其他的成员消灭11区周边的检察官和危害青铜树利益的喰种。
11区、13区,还是在20区,单挑群殴弥生都经历了一遍,每次回来,弥生都是挂着满身的彩。头上、脸上全是血,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其他喰种的,
“你还好吗?”或许是因为董香的缘故,弥生成为了整个青铜树中唯一能和他搭上话的人。
现在的她正坐在一扇破旧的窗户边上用绷带处理着因为任务所留下伤口,身边脸盆中的水已变得通红,窗台上是一盆还未开花的水养的风信子,大概是这个房间里唯一不沾血的东西了。
“啊?我吗?当然还好啦!”弥生努力挤出一个自以为是灿烂的笑容“不过今天任务完成的很成功呢,多多良先生还夸我很有用呢!”
明明是:“不错(汉语),起码不是废物。”好吗?金木腹诽着,但并没有直接点明。
“你很喜欢风信子吗?”金木将目光投向窗台上的玻璃花瓶,开始转移话题。
其实他根本不用问,因为弥生对于风信子的执着丝毫不亚于董香对于兔子喜爱。
“是啊是啊!很喜欢,就像喜欢……”说道这里,弥生不由得绯红了脸“咳……内个,今年是白色的呢,到了春节期间就会开花的。”
白色的风信子,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真爱。
















【伍】(弥生独白)
东京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繁华,就像中国很多的大城市一样。
下雨了,独自一人坐在楼顶上,就好像有冰锥扎进骨头里一样,感觉骨髓里结了一层霜。
很冷,还是早点回去吧。我这样想着,但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长时间的饥饿让我感到有些烦躁,更何况我这次背着多多良先生私自外出的。
昏暗的街巷内,我靠在墙上,郁闷的咬着指甲,猎物跟丢了,而且要是再遇到白鸽就惨了,毕竟我也是因为杀人而荣登CCG黑名单的喰种了。
“小姑娘,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巷口的灯光下,几个身影闯进了我的视线,是白鸽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呃…没什么,只是在等人而已。”因为饥饿而烦躁的情绪中添加了恐惧以及不安,“直接杀了他们不就好了吗,这么麻烦干什么?”莫名的有种恶向胆边生的感觉,直接爆出了赫子就和那几个检察官打起了。
赤红的火焰吞噬着在场所的白鸽,我完全已经可以闻到一股难闻的蛋白质烧焦的气味了;真是恶心,我这样想着,加快了攻击的速度。
“山田一等!”其中一个白鸽惊呼道,然后从他的箱子里取出了库因克直接向我砍了过来,“去死吧!怪物!”他这样叫骂着。
“切---”我有些不屑,谁杀死谁还不一定呢!然后接着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由于太长时间没有进食,我的体力完全跟不上了 ,而且他们还占用着人数的优势,几轮下来,我虽然干掉了一个,但身体也已经是超负荷了。
身上的伤口被混合着雨水的汗水侵入而隐隐作痛,这时,一把剑型的库因克向我刺来,本想转过身去躲开,奈何身体已经透支了,完全跟不上意识,腰侧立即被划出了一道深而长的刀口。
“唔……”那一刻,我无力的跌坐到了地上,接着那把库因克又刺进了我的肚子里。
真的很痛,痛的骨髓里了。
霎时间我感觉自己的一生的影像突然在自己的眼前滑过。我想到了很多人,有爸爸妈妈、董香、金木、绚都、艾特姐……
还有……多多良先生……
一道银白色的身影挡在了我的身前,挡住了白鸽狰狞的面目。
是、是多多良先生吗……
好痛,意识渐渐的模糊不清了,我还没有……
所以我不能死啊……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天以后了吧,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我躺在一张手术台上,浑身缠满了绷带,疼的要死,感觉骨头都碎掉了。
“长期的饥饿阻碍了Rc细胞的活性,阻碍了再生功能。”
好像是多多良先生在说话,我拼命的扭动身子,想看的多多良先生的脸,可奈何实在是太疼了,只好作罢。
“为什么要私自行动。”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什么?太饿了?这个理由很蹩脚,哪怕再饿也不能拿着组织的规矩和命令不当回事,尤其是多多良先生的。
四周一下子就安静了,安静的要死,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多多良先生就离开了,什么惩罚也没有给我,现在想想,倒不如直接臭骂我一顿或者打个半死来的实在。

之后,我的风信子竟然开花了,时间在CCG向20区发动进攻的两周前。














【陆】
我的大脑内一拍空白,什么也没有。
不是说人死前记忆会像走马灯意义在脑海中播放吗?为什么现在什么也没有……
还是因为我之前已经走过一回了吗?
好冷,不能动了,我这是要死了吗……
我感觉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然后,我一咬牙,使劲的抬起胳膊,一把就抓住了多多良先生的风衣的一角。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什么也看不清见了,突然,我感觉身子底下一空,就好像是被什么人抱起来了,是……多多良先生吗?
也或者是我在濒死的状态下出现幻觉?完全分不清了……
我努力的抽动嘴角,希望扯出一个还算好看的笑容,起码在临死前要给多多良先生一个好印象吧。
可是,现在的我,笑起来绝对比哭还难看。
不行了,我真的要死了呢。
自己着一生,也算没有遗憾吧,除了关于多多良先生的事。
真是对不起,弄脏了您的衣服了……
好痛苦,这种感觉真的好痛苦啊。
但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种解脱后的释然。
不会再痛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从黑暗中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置身在一片黄色的风信子花海中,而且,我看到了妈妈,她正向我慢慢的走来。
“我们回家吧。”她拉住了我的手,对我微笑道。
“嗯!”我用力的点点头,回家,是一个多么温暖的词汇啊。
这时,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头望去,只有无尽的风信子花海,以及碧蓝的天空。
我拉住了妈妈的手,回家。

24区,青铜树基地
窗台上,那盆白色的风信子,已经枯萎了。





END

拜托朋友代购的终于到了\(^o^)/(原谅我……我是重度拖延症患者,经常走马后炮……) @暮雨晨风
刚拿到的时候感觉好干净、好漂亮,有些不忍心拆开,生怕弄坏了。到现在翻页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放书架上,直到现在还安安稳稳的藏在床头柜里,睡觉之前读一读。∪・ω・∪
一直很喜欢大大的段子,曾经还差点儿看哭了T_T真的很喜欢,也希望大大加油、努力,写出更好的段子Y(^_^)Y
3p晒晒新入手的叶修手办( ´▽` )ノ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 ̄∇ ̄)

今天下午画得,也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
手残一如既往……
哭死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