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开坑,填上什么的以后再谈(•̀ω•́)✧

【食之契约乙女向】厮守(京御侍)

抽风系列,人物崩坏,私设甚多。慎入!慎入!慎入!

北京烤鸭x私设女御侍(除了相貌其他大家可自动带入~)(女主外貌来自游戏头像)

前篇独白的后续,其中包含第一次写的车,嗯……对某些方面不太理解,看着写吧……

总之就这样,求轻喷……谢谢


【壹】
北京烤鸭来了,说是应我父亲的要求,在格瑞洛待上一阵子。其实说白了就是来看看我这四年混得好不好。
我答应了他,主要原因是因为我这家餐厅最近缺人手。
平日里他也就是站在前台打打算盘记记账,有时顺便来一句“欢迎光临”之类的客套话,一副耀之洲古时客栈掌柜的模样。我对此则是不置可否,在餐厅里前前后后的到处跑,有时他会伸手一把拽住我,用真丝手帕轻轻拭去我脸颊上的汗珠,嘴里还说着“夫人休息休息,不要太累了”之类的话。好似是对着第一次光临的顾客说的,尤其是年轻的小姑娘。然后那些人便会用意味深长且多半是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俩。好像我们是夫妻,他是老板,我是老板娘。

滚,我才是老板。还有,我是他爸爸。:)

好气哦,可是要冷静。我总是如此的告诫自己,然后强颜欢笑,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然后把看热闹的伊祁和三明治等人剥削一顿。
顺带一提,我的餐厅是耀之洲主题的,因此在服装方面也是采用的耀之洲的风格。当最近我穿着旗袍或者是修改版的汉服出现在餐厅时,总是会有几个小姑娘掏出手机朝着我和北京烤鸭的方向一顿猛拍。

明天我就把这衣服烧了。



【贰】
那天晚上,我带着他去了明街逛逛。
我们穿过人流,紧紧的我这彼此的手。人太多,为的是防止走散。他的手微凉,但那却是我记忆中最温暖的感觉,宛如多年前的夜晚,就像今天一样,相似的街上挂着一模一样的花灯。我害怕他逃走。

我们走到一个小吃摊前,坐下要了点儿点心。他喝着茶,我俩在那聊天——
“你什么时候回去?”
“这是在赶我走吗?”
“快一个月了……”我咬了一口红豆酥。明明是甜的,但我却觉得苦涩异常。
“过几天就回去了。”他抽着烟,别过头去。我霎时间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明明不想让他离开……

“小二,把菜单拿来。”

我要了瓶酒,自己一个人全都灌了下去。回去的时候昏昏沉沉的,连路都走不稳了,最后还是被北京烤鸭抱回去的。末了才想起来那晚我不仅喝了酒,还吃了碗酒酿圆子。那酒度数不低,我酒量又不好。
“为什么要喝酒?”北京烤鸭问道,语气中带有几丝的责备。我软软的瘫在他的怀里,看不到他们眼睛。
“我高兴,你管不着。”

餐厅在不久之前就已经打烊了,我们走的后门回去的,回到房间以后,他把我放到了床上准备离开,但我则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摆,不让他走。
“回来。”我说道。
“你喝醉了。”
“先别管这些……”我看着他,接着酒劲把想说的东西一股脑的全吐了出来——
“我就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什么?”他面不改色,但是我似乎听出来了他的语调出现了异样。
“你喜不喜欢我?你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才接近我的?
“还是说你与我相处的这么多年只是单纯因为是父亲给你的任务?”我瞪着他,不由得拔高了音量。
“御侍大人,你醉了。”
“我没有!”我一把打掉了他放在我肩头的手,“你和鱼香肉丝是什么关系?”
“我……”
“当年耀之洲京城的大爆炸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对不对?目的是为了给你被害死的前主报仇。”我借着酒劲,越说越来劲,前言不搭后语的把好多事情都抖搂了出来。他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了。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为我报仇吗?你真心在意过我吗?
“我可是对你……唔!”
一阵凉意顺着我的唇爬上了我的感知神经,我看到了北京烤鸭放大的脸,他将我压倒,那双带着犀利的眼神的金眸注视着我,我甚至已经看见了里面跳动着的火焰。

那是欲望的火种在燃烧。

我顿时间酒醒了一大半。




【叁】

吃烤鸭~\(≧▽≦)/~




【肆】
那年我六岁。
我站在法阵中央将一百五十枚灵火种点燃,凝聚着万物的力量的火焰燃烧着。白光乍现,走出了一个人。
我将手伸了过去,然后看到了上面清晰的裂纹。

我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光透过窗帘洒到地板上,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现在还是清晨,北京烤鸭还在熟睡。
我坐起来,感到浑身酸痛异常,但也可以忍受。我将他放在我腰上的手臂拿开,随便从地上捡起了一件衣服披上,好像是北京烤鸭的睡袍。我下了床,走到窗前,从二楼的窗户往下看,街道上还没有什么人。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一阵温热,末了才想起来,然后移身至床边的镜子前,掀开衣服,审视着自己没有任何遮掩的躯体——
脖颈、胸口、大腿上点点的红痕;白色的细流以黑色的丛林为源头,顺着大腿、膝关节、脚踝最终濡湿了地毯。那时昨晚欢爱的证明。
我此刻已经没了脾气,转头,看见北京烤鸭已经醒了,手执烟杆正看着我。我不语,裹好衣服坐在床边。
“夫人醒的这么早。”他说道。
“你该回去了。”我说着,而后感觉到了他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
“我今天就走。”
“嗯。”
“夫人不开心吗?”
“不要叫我夫人……”我们没有成亲,根本不能算夫妻。可是,当他这么称呼我的时候,我突然好开心……
“以后会的。”
“……什么?”
“以后你就明白了。”

他当天就走了。我送的他。估计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我的生活也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顺带一提,那几天我只能穿高领的衣服。



【伍】
大概过了半年,某天米饭说外面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找我。
我听了以后脸当即就黑了。
出了门,看到了站在店门口的穿着汉服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子”。一个非常可爱的脸颊粉扑扑的“女孩子”。
他是我弟弟。

对,我弟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伪娘。
从小他就特别奇怪,什么汉服和服水手服穿的比我都频繁,头发比我都头发还长,比我都会化妆,还有数不清的洋娃娃……他比我更像一个女孩,甚至比我还有女人味。
好气哦,可是他是我弟弟,不能动手。
长女是假小子,长子是伪娘。我们家吃枣药丸。
我招呼他进屋,倒了茶——
“你怎么来了?”
“姐,你什么时候回家?”
“下辈子吧。”我冷着脸。早就该把他打发回去。
“姐,其实……老爸他……”他的眼里噙着泪花。
“老爸和你有仇啊?”
“好吧,其实老妈最近……”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剜了他一眼。
“姐,你真不打算回去?”
“回去做甚?被一帮小瘪犊子和老不死的冷嘲热讽?”我冷笑,“你是从小被宠爱被培养的天才,而我不过是个废物罢了。但是废物永远都是最了解这个世界的群体。”
“姐,回去一次吧。是关于北京烤鸭的。”
“什么?”

“他说,你有东西忘了。”



【陆】
我和他回去了。回到了我的故乡,那个埋葬着我的过去与过去的我的地方。
进门,没看到什么人。入了宗祠,家里的人都在。我的家族人不算太多,但是在耀之洲的影响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宗祠挂着白虎神君与家族初代族长的画像,父母坐在画像下的两把太师椅上;其余的长老之类的人则是分别坐在左右的两排太师椅上。北京烤鸭站在我父亲旁边。
“父亲,母亲。各位长老。”我鞠躬向他们行礼问好。自然是违心的。
“回来了。”父亲说道。北京烤鸭则是上前一步。
“我给你的平安扣呢?”
“怎么,送了人的东西还想要回来?”我有些不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用这个去换你忘记的东西。”他微笑道。

我摘下了那枚平安扣,他说让我捏碎他。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磨练,捏碎这个对我来说也是绰绰有余。可到了这一步我竟然有些舍不得了。
捏就捏,我才不怂!我赌气似得把那枚平安扣攥在手里,然后凝聚灵力——
那翠绿色的圆环在我的手中裂成了几瓣,然后,从碎片中飘出了几点白光,向我的心眉奔去。



【柒】
我突然置身于家族的道场。
哪里有父母,有弟弟,还有法阵与六岁的我。那是我六岁时的情景。
灵火种燃烧着,从白光中走出的身影,褐发金眸,长袍马褂。不是米饭,而是——
北京烤鸭!
他微笑着,而年幼的我则是把手伸向了他……
然而在那一刻,我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石膏像从顶端被人钉进了一根钉子,布满了裂纹,我的笑容消失了,被惊恐所取代,我倒在了地上,似乎是昏迷了。

原来,这就是十六年前的真相。

年幼的我太过于弱小无法承受与北京烤鸭的契约的力量,身体崩坏。父亲为了让我活下去只能将我与北京烤鸭的契约封印在那枚平安扣里,等到我有了能力时才可以解封。同是,为了掩人耳目只能对外声称北京烤鸭是他的飨灵。而我关于这一段的记忆也被封印在了里面。
在进行一次召唤后的我相应的灵力减弱,所以才把米饭召唤成了空壳。她对此也是知情,并帮助老爹他们瞒着我。

“你们很厉害啊,瞒了我这么久。”我此时除了苦笑似乎也没有别的了。
“那么,夫人可以领我回家了吗?”
“费什么话?回去记账去。”我歪了歪头,“对了,别忘了跪搓衣板。”



【捌】
我十岁那年曾与北京烤鸭到玉泉镇西南部的丛林中去寻找那棵参天巨树。
最终我们在那棵树下许愿。

“我希望能成为北京烤鸭的新娘,永远不和他分开。”

而现在,我的愿望成真了。

评论
热度(14)

© 蠢溪·静养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