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乙女向】石碱草(4)

不会取名随随便便系列。主要写的是以一个叙述者与经历者的身份讲述三代女审神者的故事。模仿《赤朽叶家的传说》


    


注意事项:


#婶婶们有名字,私设甚多,到处都是bug,不喜请点右上角小叉叉#


#幼儿园文笔错字受,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蠢溪是个玻璃心,要骂的话拜托骂的轻一点#


#估计又是一个万年大坑#


woc这一章为了我好大劲才把香子外婆和歌仙凑一块了!

其实自己并不是主歌仙婶,但还是作死了一把终于掰圆了!

很快苜蓿妈妈就要出场了,嗯……下一张把大概……





肆·世界上最简单的婚礼


这是今年最新结出的一批柿子,圆润、饱满且甜腻可口。小夜一定会喜欢。香子这样想着,在农田中细细的挑选着最好的。她太投入,因此没有注意到那个悄悄向她伸出了”黑手“的白色身影。当那双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的时候,香子猛地一哆嗦,转过头一手一个柿子准备反击,却对上了那双灿金色的眸子。

“鹤丸。”香子看着他垂下了双手,似乎是松了口气。

“吓到了吧。”

“并没有。”

“我看到主殿你在挑柿子。”他笑着从身后掏出了一个,“惊喜吧,这是最好的一个了。”

“谢谢。”

小夜左文字,曾与歌仙在细川家待过一段时间紧。而且歌仙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受小夜的关照,或许她可以告诉香子一些关于歌仙的事情。


”歌仙吗?他很怕生的。“小夜一边吃着柿子一边说道。

”唉唉唉?歌仙很怕生吗?我怎么不知道?“香子有些吃惊,自己眼中平日里那个温和可靠喜欢舞文弄墨的歌仙竟然还有像小孩子的一面。

”嗯,上次去延享年间的江户的时候似乎因为与大俱利伽罗一队而紧张呢。“

”不过两个人之后关系好像缓和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在此期间做了足够的交流啊。“香子摸着下巴回忆,”不过那也只是暂时的,之后每次出阵几乎都要吵一架……“想到这里香子的脑门上莫名的多了几根黑线。

”嗯。“

”谢谢小夜,真是麻烦你了。“香子轻笑道,伸手在小夜的头顶揉了揉几下。

这是两人于西历2217年10月份的对话。


西历2218年3月。

又是一年的春天。此时山坡上的万年樱早已盛开,有不少的刀剑都会选择在闲暇时前去赏樱。这在歌仙看来定是风雅之事。

可惜现在不行,香子还有一大堆公务要处理,只得稍有些羡慕的远眺窗外的美景,然后与歌仙一心扑在公文上。

香子喜欢歌仙的声音,以及他代写公文时的专注的神情,还有在房间里久久不散的墨香……

公文批改完后,香子突然向歌仙要了一支毛笔。她蘸好了墨,在多余的白纸上写出了这样的一行字。


”白日当空照,永恒不变形,天空无日照,我恋始能停。“


平日里从不读写的香子在此竟然写出了完整的俳句。

”主殿……“歌仙有些呆滞的看着白纸上的俳句,然后对上了香子琥珀色的眼眸。

”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写出这些东西……但是我感觉这是一句情诗,是表达爱意的情诗,是我对歌仙表达爱意。“这个女孩子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紫发男人。虽说他们看起来年龄相仿,但是,要真按年龄来算,在歌仙面前叫香子”女孩子“都有些大了。

”我最喜欢歌仙了!一直都很喜欢!“

这是香子的真心话,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可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外婆一直到去世都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知道,歌仙也一定欣然接受了来自香子的心意;否则就不会有妈妈也不会有我了。

至于之后怎样,外婆也没有更多的透露,因而我便大胆的进行了一番推论,歌仙与香子互诉爱意后的两年中一直保持着稳定且隐秘的关系,而在此期间本丸的其他刀剑都不知道这件事,而当他们真正知道的时候则是在2219年5月。那一年,他们在本丸宣布要结婚的消息。

顺带一提,这个结婚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而是单纯走个流程。因为当时时之政府并未通过任何法案来同意并支持刀剑男士与审神者结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说”结婚“似乎不太稳妥,只能说是走个流程让本丸的大家来感受结婚的氛围,再者就是更让歌仙与香子有那种爱的感觉。

考虑多方面因素香子只请了家人与中野雅美出席。或者说她能请到的客人就只有这些。

趁着休假香子回了趟现世,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将要结婚的消息。而那名工作人员与他的妻子听了以后也没有说什么,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的养女将要与付丧神结婚的事实,并且在此献上了他们的祝贺。而香子也趁机问了父亲一个多年未说出口的问题——

”爸爸,你当初为什么要收养我?“只是去那个偏远的小山村出差亦或者是度假,却收养了一个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孤女做自己的女儿,明明自己已经有了一儿一女。

那个已经退了休的老头笑起来,和他的妻子一起,脸上的褶子似乎都要拧到一块了,”是啊,为什么呢?到现在或许我们自己都回答不上来吧。“

”不过香子你一定要幸福啊,一定要爱惜自己的丈夫。“妻子说着浑浊的双眼里流出了晶莹的液体。

”我会的。“

那一晚香子是在父母家过得夜,她蜷缩在她曾经的小房间的单人床上,脸朝着窗户,有月光翻过窗户跳了进来,温柔的抚摸着香子的脸颊似乎是在安慰她让她做个好梦。风也闯了进来,穿过香子的胸口,香子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被那阵威风吹到了天上一般。

不知为何,今天的父母让香子感到分外的陌生。

或许,养母与弃儿之间的两个灵魂之间,从一开始就有着巨大的隔阂。

香子闭上了眼睛,或许自己考虑不了这么多吧。而后她开始做梦,梦见了山谷和数不清的石碱草,淡紫色的,很漂亮。


婚礼举行于7月份。一切从简,父母因为不能声张而无法出席,弟弟妹妹们也一样。香子那边的客人只请了已经改姓田中的雅美。至于歌仙那边,由于歌仙没有亲人便由曾一起在细川家待过的小夜左文字充当长辈。后来由于只有小夜一个看着有些怪怪的便再请了江雪与宗三一同出席。

一切从简。香子换上了白无垢,把自己的脑袋与乱和清光为她綰好的高岛田髻藏在白色的角隐之下。脸上也没抹白粉,只是画了一个淡妆,抹了口红。香子就这样被围在门口的短刀们扶着出了房间,她看到平日安静却又不乏生气的本丸此时热闹非凡,赤红色的灯笼在屋檐下欢快的燃烧着,刀剑男士们也是跑前跑后为这场特殊的婚礼忙碌着。

”恭喜啊,结婚了。“一身红色金边带有樱花和服雅美走到了香子的面前,”我说什么来着,还不是结婚了。“

”雅美,谢谢你。“

”谢什么,以后孩子要是出生了,户口的问题我来帮你解决。“

”嗯。“

婚礼开始,香子与身着黑色晨礼服的歌仙坐在一起,而石切丸则是坐在了香子父亲该坐的位置。同样一身礼服的笑面青江则在那里诵读婚姻合同。

”这个不是应该订婚的时候读得吗?“陆奥守问道。

”嘛,现在读也没什么不好吧。“




婚姻合同

一、男女交契,两体一身,进入新生,乃上帝之意,人遵此意,得享幸福

二、在此一体之间,女以男为夫,男以女为妻

三、丈夫专心礼爱妻子,承担保护妻子的义务;妻子专心敬爱丈夫,履行扶助丈夫之义务

基于上述之礼,与本日,即两千二百一十九年七月,歌仙兼定与藤原香子互结婚约,此两者兹记各自姓名,宣誓将婚姻之实呈为在外

                                                                                                                                                                            歌仙兼定

                                                                                                                                                                            藤原香子

   

                                                            

 总之就是这样,青江念完了婚姻合同。歌仙皱了皱眉,似乎在对这些不风雅的语句表示着不满,香子轻轻地拉住了他的手,笑了起来。此时,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田中雅美走了过来,对香子笑笑——

”结了婚可是很累的,你要有心理准备。“雅美似乎是故意的一般看着很是头疼的摇了摇头,”我们家那边要我生三个呢,你看,我现在也就生了一个。“   

”真的吗?“

”哈哈哈——这你也信?不过多生几个也总比不生强。不过看你这样也只能生一个了。生多了时之政府那边会怀疑的。“雅美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和歌仙在一起的日子里一点要幸福啊。“      

香子,你要幸福啊。你一定要幸福啊。

觥筹交错,庭院被欢声笑语所填满,香子喜欢这样的本丸。

她或许一直都时不时地产生幻觉,不过距离上一次的幻觉已经过去六七年了。

有好的多的不认识的人,半透明的,他们站在角落里,就这么看着香子。他们微笑着,香子也对他们报以微笑。

”爸爸妈妈……“她的声音很轻,轻不可闻。香子就这样喃喃自语着。

        

后来歌仙被以鹤丸国永为首的刀剑男士们灌了好多酒,香子也被迫喝了几杯,两个人模模糊糊的走回了房间,香子躺在被子上,回忆着雅美与母亲说的话。

要幸福啊。


歌仙脱掉了晨礼服,露出了长在身上的黝黑的狰狞古怪的玩意儿。这是香子从来都未曾见过的东西。她闭上了眼睛。

她可以感觉到属于歌仙的湿热的吻落下,细密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属于付丧神微凉的体温,但她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温暖。之后歌仙的动作似乎加快了不少,甚至有些粗暴,完全谈不上是”风雅“。

一切都是似梦非梦,香子只能依靠着与歌仙相拥来获取真实感。                                                                                          

 ”或许其他人会冷落歌仙,但是我永远不会。“在昏黄的灯光下,他们彼此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香子搂住歌仙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这是她对于歌仙的誓言。后者先是一滞,之后便更加用力的搂住了她,继续刚才的动作。


就这样,不只是这一夜,还是下一夜,亦或者是之后的不知道多少个夜晚,香子终于怀上了她的女儿——苜蓿。也就是我的妈妈。                                                                                                                              




评论(1)
热度(5)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