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后更新随缘,绝不弃坑

【刀剑乱舞乙女向】石碱草

不会取名随随便便系列。主要写的是以一个叙述者与经历者的身份讲述三代女审神者的故事。模仿《赤朽叶家的传说》

注意事项:

#婶婶们有名字,私设甚多,到处都是bug,不喜请点右上角小叉叉#

#幼儿园文笔错字受,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蠢溪是个玻璃心,要骂的话拜托骂的轻一点#

#估计又是一个万年大坑#

 

 

壹·夏天的风与花

香子是十岁那年被发现的。香子是我的外婆,但她那是还不是审神者,而是一个在深山山谷里被别人发现的小野丫头。

那是一片连当时的时之政府都未曾涉足的奇异区域----------一片在地理与历史上都未被记述的深山之中。这样描述或许并不准确,但事实也无非就是这样。毕竟是真实存在着的。外婆身着大约几百年前的日/本----------明治时期的着装,头上挽着如同银杏叶片一般的发髻。双眼看似呆滞实际上却是在聚精会神的凝视着远方,似乎看到了什么从没见过的奇异景象。新子经常会一个人靠在窗边或墙角去看一些常人从不在意的东西----------有时是趴在窗边看隐藏在树的枝与叶中的鸟巢与巢中的雏鸟;以及用眼睛去描绘天空中的云朵的形状;或者是躲在树荫下去观察“搬家”的蚂蚁,并露出令人费解的微笑。总之,外婆她经常会被当作另类一般看待,以及让身边一些同龄的孩子们敬而远之。但这种与生俱来的极好的视力却使外婆还在学员时期便成为了他们那一届中侦查方面最优秀的。当外婆晚年提起那是的事时,我总会在她的语气中感受到那份无法抑制的淡淡的骄傲。似乎幼时的被孤立与不理解都烟消云散了一般。

西历2205年,香子十岁那年。也不清楚是否已经十岁,只能说是一个大概的年龄。毕竟年龄这种东西可不好琢磨,即使是在那样一个科技发达的年代。总之,十岁的香子就这样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好像是因为蝴蝶振动翅膀而形成的猛烈的风吹卷起来的一片枯叶,混在这个世界的喧嚣中,然后突然闯入了一个人的视线----------外婆就这样被时之政府的人发现了。

山下的村子存在了好久,但是村子里面的人从未见过这样的香子。里面也有同样活了很久的老人,但至于多久就没有人记得了。据他们描述,山里曾经有着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像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里的那些人一样,回避着这个世界无可避免的战乱以及现代化而躲进了深山。相传,他们是神话时代最后的子民。是真是假早已是不得而知,但是村子中真的没有与香子有血缘关系的人家。政府的人将她收养。

当时知道情况的人大都已经作古(包括那个政府人员与他的妻子),在此我已经无法详细寻找并记录下那段往事。总之,十岁的新子住进了东京市区的一个带着开满各种各样草本植物的院子的二层小楼。

在那样的时代,科技发展迅速,一切都是极高的人工智能化。因而丈夫在外工作妻子在家料理家务的情况相比二十一世纪或更早的几个世纪已经少了很多。丈夫在政府担任职务,妻子在某个企业就职,即便是这样也有时间从学校接孩子回家并准备晚饭。周末一家人可以出去游玩或者去剧院看只有在京都才能看到的正宗传统戏剧。一户在整个日/本随处可见但也过着令人满意的生活的人家。

收养香子的就是这样一户人家。

风刮的很大,也很响,这个世界在过去的一些细微的变化中缓慢的转动着,飞快地向前奔跑着。有时风刮的并不大,但是会将道路两旁的樱树上的几片花瓣吹落,然后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飘落,或被微风托着、抱着在空气中打几个滚转几个圈然后再落下。香子站在路边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这番景象,她好像很喜欢似的看了好久,有时在上学的路上也是这样。因而让那对夫妇伤透了脑筋。

西历2207年,大概有这么几件事值得被记录被提及。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专门培养审神者的学院成立。

自由历史修正主义者所组成的时间溯行军自2205年出现起,守护历史的战斗就从未停止过。因为对于灵力以及经验等各方面的要求使得审神者就职三年以上的概率开始以每年0.1%的速度呈下降趋势。概于人手问题,政府决定成立专门培养审神者的学院。

还有就是香子看到了一个身影,并遇见了一个构成了她一生的人。

那一年十二岁的新子来到了政府大楼,在前台旁看见了一个身着红白巫女服的女子,她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因为一张莫名其妙的布盖住了鼻尖以上的部分。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紫发男子;头发有些卷曲,皮肤白皙,嘴唇也很薄,甚至可以看到有些微微的发淡粉色。总之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好看的人。那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一个人。

“香子,你在做什么?”有一双大手轻轻地按在了新子的肩头,父亲正站在她的身后。

“爸爸,那个人是谁?”香子用手直直的指向了那一男一女的方向。

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议论自己,穿着女巫服的女人在父亲还没开口之前便快步走到了新子身边。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香子不太清楚,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姓氏,只知道自己叫“香子”,收养她的夫妇姓藤原,所以她就把这个姓氏连同名字一起说了出来。

“那么,藤原香子,你愿不愿意成为审神者呢?”

“‘审神者’……?”听起来像个职业,但是她闻所未闻。

“是啊。”那个女人嘴角弯弯的,看起来心情很好。然后她又转向了父亲,“您是藤原先生吧?可否借一步说话?”

之后的事情外婆没有和我说,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大概也可以猜到:那名女审神者发现了香子体内充沛的灵力,因而决定推荐她成为审神者。大约在三年以后,照常穿着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的父亲从政府回家时拿出了一个信封读给香子听。

内容与现在的通知书的内容差不了多少,在此我也就不再多费笔墨的为大家举出。总之,当父亲读完以后香子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睛。她无法从父亲的眼睛里读出什么,因为他的眼神游离,似乎刻意的回避自己。

“香子,呃……说实在的,如果你不想去,也可……”

“爸爸,那个紫头发的男人是谁?”

“他是……”

“是不是成为了审神者就可以见到他了?”

“是……”

“那我要成为审神者。”

十五岁那年的夏天,西历2210年,香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的第五个年头。她登上了前往京都的列车,与父母以及弟弟妹妹们告别。

窗外的村庄、树林等等的一切的风景像走马灯一般飞快的掠过,最终在进站的那一刻定格为了人头攒动的拥挤的车站。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下了车,现代化的车站与金属还有列车开动时所掀起的气流竟让新子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现在明明只是秋天。

之后香子与一群年龄各有不同的男男女女乘坐一辆公交车前往了位于深山中的培育审神者的学院。

这个围绕着包括我在内的三代女人的故事,已经开始了。




ps(与正文无关):现在回想起来刀刀们要好久才能出来啊……(•́ω•̀ ٥)

评论
热度(6)

© 开学假死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