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乙女向】石碱草(2)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章的过度的了!

本章刀刀们还没登场,但还是臭不要脸打了刀乱乙女的tag也请大家谅解

前篇

贰·交错的梦

三个月过去了,可香子并未适应学院的生活。一方面是因为她先天性的的阅读障碍症。对,香子有阅读障碍症,这种病症伴随了她的一生。而且这种病症貌似在未来通过血液以及其它的方式深深地刻在了妈妈与我的DNA中。总之,紧张的课程安排与她略糟糕的成绩使一直以来没上过对少次学的香子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适应,但这些也都只是开始。

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香子时常会因为自己略带怪异的举动使周围的人敬而远之。而香子自然也是习惯了这些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眼神。她实在是不想硬着头皮去和一个她不喜欢的人打交道。就是一个名为中野雅美的同龄女生。

中野家家境富有,母亲家是华族出身,父亲又是政府的议员,中野雅美有一个叔叔,与香子的父亲在政府同一科室工作,好像还特意拜托父亲转告香子,让她多关照中野雅美。可在香子看来,这完全不需要,因为从开学到现在好几个与中野在入学以前认识的学员整天围着她团团转,就好像在保护着身为公主的中野一样,有时还闲着没事来找自己的茬,哪还需要什么“关照”。但对其毫不知情的父亲毅然决然地丢给了自己如此“艰巨”的任务。 

香子继续在课间发呆,在考试时发懵,在实战课上大放异彩。中野雅美时不时地带着自己的“护卫队”对着香子冷嘲热讽,什么“捡来的丫头”、“野蛮人”叫的一个比一个难听。大概是她的叔叔向她提起过香子,而中野却完全是觉得叔叔的举动是多此一举,因而才带着人来向香子示威其实也等于是在变相的说:我的是你少管。

就好像是我自愿的一样。外婆到了晚年是这么告诉我的。但是她是在微笑着。现在回想起来,说到底,那时的中野雅美也不过是一个被惯坏的、任性的小女孩罢了。

有些话说出来连我自己也不信——这两个人在之后竟然做了几十年的好朋友。

时间是西历2212年9月。

那天正下着雨,天气阴冷而潮湿。整整一个上午,中野都没有来找自己的茬,这不免让香子感到奇怪。

香子并不愿意自找麻烦,只是碍于父亲友人的委托。下午的实战课香子直接就翘掉了,满校区的找着中野。最后是在宿舍公共区域的阳台上发现了被淋成了落汤鸡的中野雅美。此时的她正叼着一根细长的薄荷烟吞云吐雾。

“原来你在这里。”香子撑开了伞,用伞为她挡去了大部分的雨水。而她的好意换来的只是红着眼睛的中野不屑的眼神。雨水在她的脸颊上横流,不知是雨水还是泪。亦或者是二者的混合物。

“你管我。”中野取下口中叼着的薄荷烟狠瞪了香子一眼。

“……”

“我哥哥死了。”中野说道,“飙车出车祸死的。可是我爸爸觉得这件事有损他的名声。你应该知道的,他是个议员。”她恨恨的抹了把眼泪,咬紧了下嘴唇。香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站在那里,撑着伞。

“那个男人一直都觉得她的孩子不成器,没黑没夜的给他制造负面新闻……”

“上次我哥哥和别人打架受了伤他连去医院探望一下都没有……”

“可这次、这次我哥哥是为了来看我才、才……”

“你想见他吗?”香子问道。

“!?”中野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着香子。

“我说你想不想见你哥哥最后一面。”香子问道,从衣袋里掏出了面巾纸擦拭着中野脸上的水渍。

“你、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要出校?”她有些难以置信,香子这个看起来整天呆呆的野丫头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嗯,我们可以偷偷的溜出学校,然后坐车下山再坐动车去医院。”

“那你知道我们该怎么出去吗?”

“……不知道”

“……”中野觉得她因为过度的悲伤高估了眼前这个野丫头。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日常向学院内运送食材物资的货车驶离了校区。而两个计划着“大逃杀”的女孩子此时正坐在车厢里端着热饮料吨吨吨吨吨。而她们能如此顺利的原因是因为负责运送食材的工人以前曾在中野家里打过工。真的让我不禁感叹外婆她们的出逃行动还真实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进入了市区程出租车到达列车站,再坐大约三个小时的列车就到了中野哥哥生前所受治疗的医院。鉴于人已经离世两个女孩子决定避开护士保安等一切工作人员直接前往太/平/间。那里空旷、阴冷,地面与墙壁铺上了冷色调的瓷砖,一尘不染。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仅有的一扇窗户为这个阴暗的空间带来了些许光亮,因此还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两个女孩子不敢大声喘气,踮起脚迈开步子在一张又一长床前寻找着中野的哥哥的遗体。

鉴于此时距离中野的哥哥去世的时间不长,因而两人很快就找到了他的遗体。

中野跪在兄长的遗体旁泣不成声。香子则是跪在一旁怔怔的盯着男人被缝的如同几百年前的恐怖电影里的人物的脸。一时间,她抬起头,好像看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站在了中野的旁边,正温柔地用手抚摸着她的头顶。那个男人穿着白色的里衬,脸上也没有任何的伤疤与缝合的痕迹。

这个男人……整个太/平/间里不止他一个,还有好几个和他一样穿着白色里衬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站在各自的遗体旁,然后缓缓的消失了。消失在他们从背后闪出的一片光中。香子看呆了。

他们去了哪里?地狱,还是天国……

“我们走吧。”良久,中野雅美起身,“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尤其是我。”说罢,擦去了脸颊上还未干透的泪痕。香子晃了晃脑袋,也跟着起身,两人轻手轻脚的出了太/平/间,继而离开了医院。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路上堵车。两个女孩子共打一把伞走在人行道上跑着去了车站,在距离最近的一次列车即将开走前的四十分钟左右到达。当淋成落汤鸡的两人再次出现在学院门口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原因是风太大将仅有的一把雨伞的伞骨吹断了。两人只好顶着外套往校区走,结果才走了一半那两件外套也撑不住了。

好在看门的田中大爷没说什么,挥挥手让两个女孩子回去了。

明天是周末,有不少学生早在今天下午就离开校区回家过周末。中野没有回宿舍,而是赖在香子的宿舍不走了。

外面刮着风,打着雷,下着雨。很冷,但是宿舍里一点也不暖和。现在只是九月,学院里的供暖目前不会运作,虽说每个宿舍里配备了空调,但是老师们基本上是不允许学生使用的,据说是为了提前适应成为审神者以后与世隔绝没有空调的生活。

两个女孩子洗了热水澡,然后钻进了被窝里抱团取暖,香子听到了中野雅美在小声的啜泣,香子轻轻地拍着雅美的背安抚着她半晌,雅美好像是稍稍平复了心情,然后像是在自说自话:

“那个男人肯定不知道这件事……传出去对他的名声不好……”

“你看见我哥哥的样子了吗?他原来是很好看的……可是现在呢,只能难看的死去……”

“我不想这么难看的死掉。”

香子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她,只是不停地拍着她的脊背,抚/摸着她的头顶。白天的一切让两个人太累了,以至于过了不久就睡着了。外面下着暴雨,风在奔驰着,在怒吼着,两个女孩子的梦境就这样在无形之中交织到了一起。在梦里,两个人身处在一座环形山中,那里长着紫色的勿忘我与石碱草还站着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香子好想看到他们的脸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父母。然而,在他们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梦醒了。暴风雨已经过去,唤醒她们的是清晨的阳光。然后,中野雅美离开了。有一段时间香子没有见到她,大概是去参加她哥哥的葬礼了。

世界不会因为几个生命的消逝而停止转动。第162任首/相即将退/任,全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选/举投/票;M国的总统撤走了在别国海域的舰队;世界各地的科技公司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新一轮的科技革//命……世界不会停止前进,他只会更加努力的向前奔跑。

香子愣愣的看着那些与世界一起奔跑的人,站在原地。然后,迈开了步子。






ps:之前在一个太太写的同人文看到议员应该是很注重自己的声誉,所以也不想让家人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来破坏自己的名声吧……总之这么写中野的爸爸也是有原因的啦。

中野雅美也是后期的一个重要的角色呢!所以不敢把她写的太坏,以免以后不好洗白了(什么玩意?)。嗯嗯,总之还是写的很烂啊,但也是臭不要脸希望大家捧捧场啦!

评论
热度(5)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