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化猫乙女】中药百草集,除妖怪物语(1)

文笔一如既往的渣啊……

前篇  序章

【壹·血玉镯】(上)

我盯着眼前这个死卖药的,心里真的咽不下这口恶气。

但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卵用,如果我把他拒之门外的话,那无疑会变成那卖药的所说的“铁石心肠之人”,传出去绝对会对我的名声有影响;而且这里是日/本,不是中/国,要是得罪了日/本的同行,那我以后还怎么混。

“上楼左手边倒数第二个房间,右手边贴着海报的不许进。”我转身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了放在里面的面具,“明天一早就走。”那卖药的点点头,便上了楼。

“呼——总算走了。”我叹了口气,带上了面具。墙上的石英钟提醒着我时间已经到了,我回过头,原本空无一人的庭前此时满是形态各异的妖怪。

我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低沉些:“欢迎各位。”我伸直右臂,示意那些妖怪进店“现在,请进吧。”

百草集,表面上是一家药店,实际上却是一家交易所。而我们主要的客人,都是妖怪。

它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到这里,以奇珍异宝来换取可以让它们暂时拥有人类形态的东西。这也是我从记事起便要知道的。

至于古董鉴定,我也是从外婆那里学了点儿皮毛,最多就能看看年代,估计价值,但如果遇上高仿货,那也只能另请高明了。当然,从我接手到现在的这将近一年以来,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我说你行不行啊?!”此时的我狠狠地一拍柜台,指着面前的小狐狸就吼起来,“你这玉挂坠的质地也太渣了,要是放在中/国十块RMB就顶天了知道吗?!”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火气格外的大。这只小狐狸,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百草集了,前几次拿的玉石不管是质地还是成色都一般,基本上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那种,但我念它初涉世事,也就没怎么计较,给它科普了一些常识以后还是大发慈悲给了一颗易容丹;但是今天我实在是忍不了,所以就对着它发了脾气。

“对……对不起……”那小狐狸低着头,半晌,估摸着我吼完了,这才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样子看着可怜巴巴的。

“……”这个可爱到死的生物是肿么回事?一股罪恶感涌上心头,我赶紧在暗处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然后调整情绪。

“好啦,别哭啊。”我尽量让自己看着和蔼可亲一点,“看你这挂坠雕工不错的份上,我就给你一颗易容丹吧。但是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了知道吗?”说完,我在它的头顶上摸了一把(手感不错),然后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那小狐狸揉了揉眼睛,欢天喜地的抱着瓷瓶离开了。

“嘎嘎嘎,这小狐狸还真是不长记性,”旁边的一只僵尸笑起来,“不过今天小老板娘好像火气挺大啊。”

“就是就是,估计是一个人太寂寞了吧?”不知道从哪来的一只长着牛头的妖怪也插嘴到。

“嗯,是时候该找个男人喽~”一个亡魂在那里笑得不怀好意。

“说风凉话的都给我出去暖和暖和再进来。”我瞪了他们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啊?下一个。”

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基本上就没什么大事了。

东京时间23:50

还有十分钟就要关门了,店内剩下的妖已经不多了。倒也是有几个留下来的,但目的其实也是为了蹭我的茶。

“请问,还有人吗?”一个冷清的声音响起,我放下茶杯,抬头一看,面前是一个亡魂,女性,外表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左右。倾国倾城大概是对她的最好的评价,一身暗红色的和服显得她妖冶了几分,别的不说,生前定是世间少有的绝色佳人。

“哎哎,出息。”旁边的几个妖怪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笑着说了它们几句,“请问客人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交换。”那亡魂女说道,便从袖管中取出一枚玉镯来。我接过那枚玉镯,顿时感觉眼前一亮。

这玉镯,虽无雕刻任何花纹,但成色上好,色泽温润如羊脂,是少见的羊脂玉;而且其中一部分为血红色,与纯白相交之处正如水与墨相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上品。但唯一的不足就是这冲天的怨气了。

而且,好像还有点儿眼熟……

我仔细的看过几眼之后,心里突然漏了一拍。

“请问客人要换何物?”

“返魂香。”

霎时间,店内鸦雀无声,所以的妖怪包括我这个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她。

我吞了吞口水,平复心情,努力不让这个亡魂看出什么破绽来;但是我的衣襟还是让冷汗浸透了。

“这位客人,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本店真的没有您所说的什么‘返魂香’。现在时间也快到了,客人请回吧。”

“真的没有?”她依旧是不依不饶。

“真的没有。让客人失望了。”我把玉镯递了回去。

“……那打扰了。”她像我鞠了一躬,便离开了百草集。结果这一刚走,店里便炸开了锅。

“小老板娘,你这儿真有返魂香啊?”

“你傻啊你,小老板娘怎么可能知道,有问题去问大老板娘啊。”

“可是,大老板娘不是已经……”

“行了,时间已经到了,都走吧。”我叹了口气,开始收拾东西。真是的,这帮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些妖怪也就作鸟兽散,店里也恢复了安静。我关上店门,把面具摘了下来,心里却还在犯嘀咕:这是什么时候走漏的风声?

我一边想着,一边转身,结果……那死卖药的就正好站我身后!

“你什么时候下来的!?”我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刚才差点就摔地上了。

“白小姐见过这么多妖怪,难道还会怕在下这个人类不成?”他微笑道。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鉴于我之前的结果,也就只能拿眼神杀死他了。

“都这个点了,快点休息吧。”我关了灯,上楼睡觉去了。

这一觉,我并没有睡得多么安稳,相反,我最后是在一片血海中被惊醒的。

那片血海中站在一个女人,暗红色的和服,看不清面容。

评论
热度(13)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