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开坑,填上什么的以后再谈(•̀ω•́)✧

【怪化猫乙女】中药百草集,除妖怪物语(2)

嗯……我觉得吧,我这个小破文之所以没人看主要是因为看《怪化猫》的大部分都去站金药了……

好吧,其实我也是2333333333

前篇  序章  


【贰·血玉镯】(中)

因为这个噩梦我近乎失眠了一整晚,到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那个卖药的已经走了。走得挺早,大约是凌晨的三四点钟,正好撞上起床倒水的我,我也就顺便给他开了门。

一番洗漱之后,准备出门,采购这段时间的口粮。

近几日的京都不太太平,连续几件凶杀案使得民众人心惶惶,警方办案毫无头绪……事件的真凶以不言而喻。

我刚出门,便看到有几个身着制服的中年男人在那里站着。帽子上的樱花图案,是警/察。

“请问是白小姐吗?”为首的男人亮出了证件表明身份,“我们有些事情想找你确认一下,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我愣住了。什么?走一趟?我可没干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啊。

但我还是上了车。到了警/局那些人开始给我做笔录。

“这些人,你认识吗?”一名警员将一沓照片摆到了我的面前。我翻看了一下,大都是生面孔,到有几个好像是见过的,但是想不起来了。

“有几个莫名看着面熟,但大多都不认识。”我实事求是,“你们把我弄来就是为了认人?”

“是这样的,京都近几日发生了几起恶性凶杀案,死者大多都是男性。”

“so?”他们死了管我什么事?

“我们根据监控,发现他们最后出入的地方是百草集。”那名警员的话如同一把大锤砸在了我的头上,我好像想起了什么。这些人,我,好像都想起来了。

“你知道些什么吗?”或许是我脸上表情发生的细微变化被他们捕捉到了,看起来就像是被说中了心思。

“怎么可能,”我回答道,“不过这些人确来找过我。”

“找你做什么?”

“嗯……大概是鉴定古董。”我摸着下巴,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在内心佩服我的演技。

“鉴定古董?”那名警员有些不相信,“你还是个学生,就鉴定古董了?”

“啊,是啊。跟我外婆学得。”我点点头,“她以前就是干这一行的,不过后来不景气,改行买药了。她也教了我不少,但也只是学了些皮毛。那些人大概是来找我外婆的,但是她已经不在了。”

“那些人怎么会来你那里?”

“大概是四处打听的吧,”我耸耸肩,“不过我没有帮他们,毕竟他们是来找我外婆的,而且我的老本行还是上学,所以就把他们请出去了。”越到这种时候我就越冷静,虽说我话中的真实度掺杂了不少水分,但大多都是真的,因而我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那些警/察见没能从我的嘴里套出什么东西,也就让我回去了。

刚出警局,我就看到了那个卖药的在那儿站在,好像在等什么人。

“是你?”我走过去,“怎么,你(也)被警/察叔叔叫去喝茶谈人生了?”

“白小姐不也是一样。”他笑笑,依旧是如此的气人,“不过在下还是想向白小姐打听一件事。”

“什么事?”我转身离开,“我还要买东西,就边走边说吧。”

我们就这样结伴而行,这卖药的长得不错,再加上稍有些奇异的打扮,一路上引来不少人的侧目。他到觉得没什么,但是我到时有点儿受不了了。

……

“行了,有什么事就说吧。”到了超市,我推着小车开始选购商品。

“白小姐可否知道京都这段时间的连环凶杀案?”

“知道,”我点点头,顺便拿了两瓶酸奶,“听你的意思,这件事是妖怪干的咯?”

“在下正是这么认为,所以有些事想向白小姐请教。”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冷笑,“那些人是死是活,好像与我没什么太大关系吧。”

“但是白小姐,这件事,与昨日来到百草集的亡魂有关。”

“依在下看来,如果不及时斩杀,她恐怕会威胁到白小姐的生命。”

他话音刚落,不知怎么的,我停住了脚步。的确,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一旦牵扯到自己的切身利益的时候,还有谁会再沉默下去?那一刻,我觉得人性的弱点在我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好吧,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和你说吧。”我又拿了一袋面包,“几日前,有不少人大白天来找我鉴定古董,而且他们拿着的都是同一样东西,也就是昨晚那个亡魂拿来的玉镯。但是那玩意儿怨气太重了,所以我也就没帮这个忙。”

“也就是说,白小姐已经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情况了,那为何不出面阻止?”

“阻止?”我听后笑了出来,“我也想啊,只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想想就能做到。说实话,我根本就不会除妖,或者说只能搞点防御什么的,要是我真出面阻止,恐怕得把自己的命搭上。

“但是我也做出了提醒,让他们把这玉镯赶紧扔掉或者是去神社找个神官封印起来,但是他们不听,这我可就管不着了,毕竟我也算尽了仁义。”准备结账,我推着车往收银台那边走去。

一路无话。

……

出了商场,我回到了百草集,而那卖药的则是离开了。

到了晚上还是照常营业,但是我并没有再见到那个女性亡魂。后半夜,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口渴,想起床喝水却发现怎么也起不来。

莫非是鬼压床?我直冒冷汗。然后,闻到了好浓的血腥味。

我开始挣扎着起身,当我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百草集,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荒山里。

满地的尸体,已经腐烂的只剩下骨头。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我抑制住了扭头狂吐的冲动;然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来了吗……”

暗红色的和服,绝美的相貌。是那晚出现在百草集的亡魂。

不,现在说是冤魂才更加贴切一点。

评论
热度(11)

© 蠢溪·静养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