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化猫乙女】中药百草集,除妖怪物语(3)

本章东扯西扯胡说八道,不看也没有关系……

最后一小段为第三人称

再次感谢愿意看我的文的人们

前篇  序章     

【叁·血玉镯】(下)

“愿与君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君,为何不守承诺……”

“为何……”

……

“果然是你。”我忍住扶墙干呕的冲动,对着那个冤魂说道,那卖药的猜得果然不错。

“呵,当然。”那冤魂微笑道,原本绝美的相貌在此时竟如此的令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她,“你与那些人素不相识,而且他们也没有对你做什么事,当然,这也包括我。”

“为什么?”她突然笑了起来,“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快,如果不想再有人死,就赶紧把反魂香给我。”

“我也想啊,可是你还有肉身吗?”反魂香乃灵物,香气闻数百里,死尸在地,闻气乃活。但是请注意,里面说的可是“死尸”,她现在一个亡魂,一个灵体,没有肉身,怎么复活?

“没有……”她喃喃自语着,“既然这样,那你就把身体给我吧!”她猛的像我冲来,看样子好像是要进行舍夺?

我当然是不能在那傻站着等着她把我的身体夺走吧,因此只能狼狈躲避。这荒山野岭的,乱石杂草特别多,我又是光着脚的,躲了没几下脚底自然已是伤痕累累。

“嘶——”我疼的到抽了口凉气,跌坐在地上,而那冤魂则找准了时机,向我冲来。

也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好像有人从后面揽住了我的腰,把我往后一拖,才让那冤魂扑了个空。我借住月光回头一看,不正好是那个卖药的吗?

“看来在下来到正是时候。”他微笑道,然后是一声清脆的金属敲击的声音。我寻着声音的来源,然后,看到了他手上握着的一把短剑,剑柄处装饰有鬼头,怎么看都像是不动明王。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问他。他听后随即把手伸进了我的睡衣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类似于蝴蝶样式的小玩意,只有巴掌大,悬浮在半空。这是什么?

“是天平。”他说着,好像是在回答我,“用它来测量妖怪的距离。”

我抬起头,看着那冤魂女愈发狰狞的表情,才感觉不对劲,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腰还被这死卖药的揽着。

“你快放手!”我低斥了他一声,但他也不在意,手腕一翻,掷出几张纸符竟将那冤魂禁锢在原地。那些纸符也像细菌繁殖一般变得多得吓人,将那冤魂密不透风的包围着里面。

“你这是……”我有点儿琢磨不透他想要干什么了。

“寻找她的‘真’与‘理’。”

“什么?”我看着他,“除个妖怪要这么麻烦?”

“白小姐以前除过妖吗?”他笑着问我,让我一时语塞。也是,我对除妖的了解,一般都是从我外婆那里听来的,再或者,就是小说了……

“还是先看着吧。”他说着,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我的耳朵上。但是我没有注意到这里,只是莫名觉得自己的眼皮有些沉,感觉,快睡着了……

感觉,身体在往下坠……

……

醒来,已经不是原来的地方了。那个卖药的也不在了。

一片樱花林,不远处的樱花树下,是一对男女。

女子身材窈窕,一身华丽的淡粉色的和服。而男的虽衣着稍有些简陋,但也是英俊挺拔。

俊男靓女,在配上如此的美景,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那女子有些面熟,好像在那里见过。

“晴子,我爱你。”男子捧着那女子的脸颊对她说道,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然后,好像有人遮住了我的眼睛。我赶紧把那只手扒开,然后,那个死卖药的正好就站在我身后。

“是你?你到底把我弄来干嘛啊?看人家秀恩爱啊?”作为单身狗的我表示收到了一万点伤害。

他不说话,示意我继续看。

场景转换,来到了室内。我当时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某个古装剧的片场。

大厅内跪坐着一名老者,他的面前也坐着一个人。正是之前樱花林内的女子。

“胡闹!”突然,老者一巴掌就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把我吓了一跳,“你真是胡闹!居然看上了那么个穷小子,你让我们六条家的颜面往哪搁?!”

“父亲大人,我爱他。”那女子说道,“我已经将玉镯赠予他作为定情信物了,我要和他在一起。”

哦,我算是明白了,感情这是一出白富美看上高穷帅情感大剧啊。不过,一听到玉镯这两个字我突然有点儿傻眼了。这,这个贵族家的大小姐不会是生前的冤魂女吧?

我想入非非,而场景再次跳转。

山崖之上,依旧是一对情侣。

“本树大人,晴子……晴子恐怕是无法与大人在一起了,”女人泪流满面,“晴子恳请大人与晴子一同殉情。”

剧情跳转得有些快,我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

啥?殉情,妹子你逗我玩吧?你俩干啥不好,非要殉情?在古代私奔也是可以的啊。

“所以说,那冤魂女想殉情,但是她男人没有一起殉所以她感觉到被欺骗了愤愤不平化作冤魂到处杀人?”我回头看了那卖药的一眼,“但是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吧。”的确,冤魂可不是鬼怪,在现世可不能停留几百年。况且这么久了鬼使也没把她带走,莫非是瞎了不成……?

“在下也感觉蹊跷。”他点点头。

“请……请你们宽恕、宽恕晴子……”一个微弱异常的声音响起,我开始四处寻找,然后,看到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不,不对。他已经死了,灵魂刚刚脱离肉体。

“你是谁?”

“我……我就是井上本树。”他看着我,“我就是晴子的恋人。”

“什么?你就是!”我冲上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啊!”

“冷静点。”那卖药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把我往后拖。

“对不起,我、我并不知道在我们死了以后只有晴子没有被鬼使带走,所以我……”他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的。

“什么?没有被鬼使带走?也就是说你其实是井上本树的转世?”什么鬼?又是转世梗。

“是的。”他点点头,“我也是近期才恢复的记忆,所以我才想找到晴子向她道歉,让她收手。”

原来,是这样。

六条晴子,死后看到了与井上本树容貌相似的男子,因而产生了误会,带有怨气化作冤魂,向人索命。后被阴阳师封印于玉镯中。近期解封,原因不详。

毕竟活的再久也是灵体,现世已留不住了,所以才想取得反魂香复活。

至于为什么杀人?大概是因为“被欺骗”所以对男人有了厌恶感吧。

真相大白。

晴子,你看见了吗?

“铮——”短剑在此发出了声音。

“真与理集齐,退魔剑,解封。”卖药的说着,将短剑举过头顶,退魔剑解封。

褐肤,白发,脸上绘着金色纹路。此时早已是换了一个人。不在是以往的妖魅,转而换做了一种霸气。

是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

“请讲我一并斩杀吧。”井上本树说道,“我想与晴子这一起。”

那卖药的点点头,举起了手中的退魔之剑。

“晴子……对不起。”

“本树大人……”

“下辈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冲天的火光,带走了这对苦命鸳鸯。但是,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此时,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估计会过得很好吧。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月黑风高,荒山野岭,孤男寡女……呸,什么鬼?

那卖药的也回复了原样。

“行啊你,除个妖还玩变身?魔法少女吗?”我笑笑,看着身旁已经碎成几瓣的血玉镯子,心里直抽抽。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哎!

“行了,回去吧……嗷!”我起身准备离开这个案发现场,但是,刚站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痛感从脚底一下子爬上来我的神经。我脚上还有伤呢啊啊啊!那我该怎么回去啊?难不成要来膝行?开玩笑吧?等回到市区我这腿估计就要废了。

然后,那个卖药的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他把我抱了起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啊!”

“在下,想带白小姐回去。”他欠揍的笑起来。

“我我我我……你干背的不行吗?非得是抱着!”

“可是在下还要背着药箱。”他可倒好,一脸的无辜。

“你你你……不许乱摸!”你要是敢吃老娘豆腐,回去我一定砍了你!

我在他怀里可以说是僵硬的堪比一座石雕。为了不让自己与他靠的太近,只能拼命地把头往外伸,努力拉开与他的距离。我们两人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然后,感觉眼睛有些发干发痒,眼皮睁不开了……

“到了百草集叫我……”这是我睡着前的最后一句话。

卖药郎将少女紧紧的搂在怀里,他轻轻抬了抬胳膊,少女的头便顺势靠在了他的胸口。

这样行走,也是一种享受吧。他轻笑着。

月色真美。

评论
热度(12)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