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雄英体育祭 淘汰赛第一场——朽绳vs盐崎

各位原谅我,我实在不知道前两场比赛该怎么写才不会破坏原剧情……(*꒦ິ⌓꒦ີ)索性就直接跳过了对不起……(-̩̩̩-̩̩̩-̩̩̩-̩̩̩-̩̩̩___-̩̩̩-̩̩̩-̩̩̩-̩̩̩-̩̩̩)

因为进行了一部分改变所以绿谷的排名也将靠前,原八强赛的第一场变成了轰对瞳子(大家就当是绿谷在第二轮运气好一个弹指神功OK了上鸣吧( ͡° ͜ʖ ͡°)✧

今天下雨,景区不开门˚‧º·(˚ ˃̣̣̥᷄⌓˂̣̣̥᷅ )‧º·˚……在旅馆里玩电脑码字

话说今天是小瞳子的生日啊。

前篇戳我头像,谢谢合作(๑´∀`๑)



经过了障碍跑与骑马赛的洗礼,进入决赛的学生只剩下了十六名。
瞳子也是打着擦边球进入的决赛,因此她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的好运气。
进入了午休时间,瞳子出门去接家人。

“姐姐!”在小吃摊前白发红眼的小女孩朝瞳子扑了过去,在瞳子的怀里使劲的蹭。
“蝶子,想姐姐了没有啊?”瞳子轻轻的揉了揉妹妹的发顶。
“想!特别想姐姐!”蝶子使劲的蹭啊蹭,“还想姐姐做的小蛋糕!”
“就知道吃。”瞳子戳了戳妹妹的小鼻子。
“瞳子。”站在一旁的蓟开口道。
“外婆。”瞳子恭恭敬敬的向蓟问好,“爸爸呢?”
“你说森景啊,他去找一个朋友叙旧了。”

此时,身着黑色白边中山装的男人站在休息室的过道上,站在这个国家的第二英雄的面前,满脸笑意。
“哟,炎司,好久不见了。”他笑笑冲着安德瓦打招呼。
“尉迟森景。”
“快五六年不见了,要不要去喝杯茶?我带了上好的大红袍哦。”
“……”
“聊聊呗,比如孩子的教育问题之类的。”

到了下午的淘汰赛,瞳子重新回到了赛场上然后……看到了清一色拉拉队服的A班女生。
“你们……”她有些惊讶。
“我们被上鸣和峰田那两个白痴骗了……”耳郎低气压。
“朽绳为什么你没穿?”上鸣和峰田有些失望。
“我刚才去接家人了。”瞳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住了各位。”
“不,朽绳同学你不用道歉。”
“啊啊啊——看不到大白腿了啊啊啊!”
“你们想死吗!”

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接下来的比赛的进行,分好组之后众人开始了轻松的娱乐项目。瞳子并没有打算参加,而是开始研究起作战计划来。
她的第一轮的对手是B班的盐崎茨。可以在第一轮得到第四名的成绩说明了她不俗的实力,所以,绝对不能小看她的任何一个对手。
况且,如果第一轮顺利的话,她的对手将会是——轰焦冻。

“你都忘了吗……”这是在USJ事件结束后的某一天他对自己说的话。
她忘了什么?
他们以前认识吗?
可是为什么自己不记得了呢……

瞳子摇了摇头,讲这些问题驱逐出大脑,眼下当务之急是努力从一场场的比赛中胜出,好向世人证明自己有能力继承外婆“女王蛇”的名号。

属于她的第一场比赛如期而至。
[下一场比赛是女人之间的战争!]
[来自B班的刺客!俗话说得好那什么虽美可惜有刺的!盐崎茨!]
[女王蛇——梅杜莎的孙女!A班旷了好几节课的插班生!朽绳瞳子!]
……
什么叫“旷了好几节课”……还有,女人之间的战争是什么?
瞳子刚想学着盐崎反驳麦克老师几句,这时,观众席上突然传来了加油声:
“姐姐加油!”在那里挥舞打call棒的洋裙小萝莉是妹妹朽绳蝶子。
“瞳子加油!”身着黑色中山装的男人是父亲尉迟森景。他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从他的手心中飘落了许多的淡粉色玫瑰花瓣,“你喜欢的花会给你祝福的。”
[哇哦,真是强大的亲友团啊!]
“额……我……”瞳子抽了抽嘴角,脸已经有了发黑的迹象。
“老爸你真差劲!喜欢粉玫瑰的是妈妈!不是姐姐!”小萝莉冲着森景大吼。
“……”蝶子干得漂亮。瞳子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但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爸爸果然又想妈妈了啊。

“咳——我们开始吧。请多指教。”为了不使场面往奇怪的方向发展瞳子干咳了一声。
“请多指教。”盐崎也如是说到。
比赛开始,盐崎双手交叉无数的荆棘藤蔓从地面长出,向瞳子刺去,她弯腰躲开。
“盐崎在这种情况下完全不用睁眼,所以我必须强迫她与我对视。”瞳子如此想着,踏着藤蔓一跃而起,使用目夺。
那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包括盐崎茨。瞳子笑笑,紧接着使用了威力最小的目合盯着盐崎,使她无法动弹。
成功了!瞳子在内心欢呼道,然后绕到了藤蔓的后面,用公主抱一把抱起了盐崎茨。
“好了,不过盐崎同学这时候就不要想着用个性了,不然蛇会咬你的。”瞳子微笑着说到,缠在盐崎脖子上的蛇对着她吐了吐信子。盐崎脸色煞白,除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瞳子就这样乖巧的抱着盐崎走到了场地边缘,然后轻轻的把她放到了场外。
“盐崎场外!朽绳晋级!”午夜鞭子一指,大声说到。
[哇哦!女人之间的战斗的胜利者是梅杜莎的孙女——朽绳瞳子!]

“……姐姐怎么……”蝶子有些看傻眼了。
“母亲,这些都是你教瞳子的吧……”森景额头不断的冒汗。
“怎么了?”蓟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瞥了一眼女婿,“不行吗?”
“不……”不是说战斗方式不行,就是……把蛇缠人家脖子上这个是不是有点……
这是越来越像蓟了吗?
“你在想什么我都得知道。”蓟冷笑。
“啊……对不起,母亲。”



这章把小瞳子给写得黑了点儿……可是感觉写黑了也好爽233333333333
森景爸爸一直以为两个女儿都是和妈妈一样的温柔型,但是她们已经在外婆的教导下在白切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 ͜ʖ ͡°)✧

评论(8)
热度(22)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