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雄英体育祭 淘汰赛第二场——轰焦冻vs朽绳瞳子

这一章真的不好写因为在写战斗之前真的好紧张,就好像自己马上就要上场和轰总对打了一样Σ(っ °Д °;)っ
战斗描写跪了……
瞳子其实是很想变强的,但是她现在的能力还是不够,以后会有所成长的。
人物持续崩坏、文笔烂的一批……(*꒦ິ⌓꒦ີ)

前篇请戳我头像,谢谢合作੭ ᐕ)੭*⁾⁾


顺利的拿下了第一局,瞳子回到了观众席继续观看比赛。
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爆豪对丽日的收官之战。
爆豪在最后即使是中了御茶子的计也是化险为夷,最终御茶子因为体力透支输了淘汰赛。爆豪一如既往的恶人形象让他在这场比赛中可以说是扮足了黑脸。
这场比赛结束之后瞳子去了选手休息室做着最后的调整。
听了同学们对于轰第一场比赛的描述瞳子不由得忐忑不安起来。
一击必杀吗?果然不好对付啊……
她这样想着,时间悄然过去。

[下面的一组,是一直以来大放异彩的英雄科A班新星,对战同样来自A班的插班生!]
[轰!!vs朽绳]

随着一声令下,轰立即释放出了大片的寒冰向瞳子袭来。

【目隐】

瞳子消失了,冰没有击中她。她冲到了轰的身边一拳击中了他的腹部。
有效!瞳子这样告诉自己,继续保持目隐的状态,对轰进行近身攻击。
只要保持着这种状态,就可以坚持到最后。因为……轰的右半边身体已经开始结霜了。
当她想进行第二轮攻击时轰显然已经摸清了她的套路,将自己的四周用坚冰围住,俨然形成了一座坚固的堡垒。
怎么会……
应该说“真不愧是轰同学”吗?瞳子咬咬牙,使用【目欺】赛场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色蟒蛇向轰袭去,瞳子在他分神的那一刻连用【目隐】,踏着冰壁跳入了圈子里。
扫堂腿、过肩摔甚至连马步冲拳也用上了,然后,她就被轰一下子按在了冰壁上。
见自己一动都动不了,瞳子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使用了【目合】,让轰在那里动弹不得,然后一脚把他踹到了冰壁上。可是瞳子的左臂上也结了冰。瞳子感觉自己左胸疼的要死,但还是咬着牙冲了过去,然而却被轰打飞了出去,在一次撞在了冰壁上,甚至将撞开了一个洞。
瞳子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没有出界,但也是动不了了。

她已经听到了观众席上的窃窃私语,大部分都是对于自己实力的质疑。

“她真的是梅杜莎的孙女吗?”

动起来、动起来啊!我要赢啊!
我不想再当那个被人保护的女孩了啊!
我要成为可以保护别人的英雄啊!
“……”
我要变得更强,我真的很想赢啊!
我想像外婆那样,拥有可以保护别人的力量啊!
“即使、即使……”

“即使变得孤独也无所谓了啊!”

“朽绳倒地,轰晋……”午夜准备宣布比赛结果。
“等等!”

那个女孩站了起来。
她双目赤红,双颊布满了鳞片,发梢微微发白,有几条带有白色花纹的黑蛇从她的头发中探出了头。
“我还没有输呢。”瞳子说到,她转向了轰,“我希望与轰同学以最后一击决定这场比赛的胜负。”
“朽绳,你……”
“我在轰同学的身上看到了以前的我,对于自己身上某一部分的厌恶。
“我不知道轰同学的想法,但是我,是真的害怕自己的个性啊!
“所以,就让这个可怕的事情早点结束吧。”
“……我明白了。”轰点点头,巨大的冰墙从脚下出现,笔直的向瞳子奔去。而瞳子,也在那一刻使用了【目合】。
突然,场上浓雾弥漫,只听一声巨响,顿时是冰块乱飞,但是什么也看不见。

很少人知道,此时站在观众席上的梅杜莎只是幻象,真正的梅杜莎早已现身在对战台,左手低着轰焦冻的冰墙,右手二指抵着瞳子的心眉。
“外、外婆,我……”
“瞳子,不要再乱来了,我已经失去的够多了。”
“对不起……”
蓟左臂一用力,冰墙顿时碎裂,她叹了口气,身形一闪,回到了看台上。

浓雾散去,对战台上只有轰和瞳子两人,然后,
瞳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朽绳倒地,轰晋级!”午夜再三确认后,宣布了战果。
看到儿子的胜利,安德瓦没有高兴,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站在高处的蓟。
『轰,我这是在帮你。我知道你肯定不想看到你儿子和我孙女两败俱伤。』蓟俯视着这位第二英雄。但是左臂却在微微颤抖。
“母亲,您这是……”森景察觉到了蓟的不对劲。
“这轰家的小子的确厉害。”蓟伸出了手,上面还结着冰,伤口也未结痂。
“爸爸外婆!你们看姐姐怎么了?!”蝶子大叫道。

瞳子知道自己已经输了,遍不麻烦任何人,决定主动退场。谁知道她突然感觉心脏疼痛剧烈,想几次起身都因为这个原因作罢。然后,她开始剧烈的咳嗽,直到吐出来一大摊血。
“朽绳!你……”轰见状,立即跑过去。
“轰、轰同学,不……咳!不要过来……咳咳!”她紧紧攥着胸口前是衣料,用嘴呼吸着,但是这根本无法减轻。

见此情景,蓟立即从观众席上跳下,森景也抱着蝶子赶了过去。
“姐姐!你怎么了?!”
“瞳子,”森景打了个响指,地上立即长出了一株带有花苞的巨大植物。这棵植物喷出了浅绿色的花粉。
“深呼吸。”森景将瞳子抱到哪株植物前,让她去吸收那些花粉。瞳子感觉心脏的疼痛减轻了。
“都怪你!”蝶子跑到轰焦冻面前挥起小小的拳头打在他身上,“都怪你!要不是你,姐姐也不会使用【目合】过度,也不会有生命危险!都怪你!”
蝶子抬起手,从她的袖管里钻出了一条小黑蛇,“巧克力,咬死他!”
“够了。”蓟站在二人之间,单手抓住了蝶子的手腕,“别闹了,蝶子。”
“可是……”
“走吧。”蓟说完,准备拉着蝶子离开,但她先一步跑到了森景的身边,抓着瞳子的手臂哭喊着:
“我不要姐姐变得和妈妈一样!我不要姐姐变得和妈妈一样!”

啊啊,自己又一次被保护了吗?
瞳子,太失败了。
说什么不要再被别人保护,结果历史又重演了吗?
太没用了啊,瞳子。



跟正文没有什么关系的为自己找的借口:

写的烂大概是因为这是在我爸的呼噜声中码完的吧……昨天晚上大半夜的睡不着……

评论(4)
热度(28)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