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开坑,填上什么的以后再谈(•̀ω•́)✧

【我英乙女】灵魂互换(轰×瞳子)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乱七八糟,废话连篇(╥╯^╰╥)

对人物设定如有疑问请点我头像,谢谢合作( • ̀ω•́ )✧

设定:轰和瞳子灵魂互换了,只有接吻才可以换回来。

轰与瞳子现在的关系是属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还有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与正剧无关。

其实就是找了一个让他们kiss的借口(~ ̄▽ ̄)~

正剧里的瞳子太害羞了啊啊啊啊啊ヘ(;´Д`ヘ)

人物各种崩坏,如果引起了您的不适,请原谅。







朽绳瞳子觉得自己今天早上起床的方式不太对。

自己睡在地板上,而不是自己大号的单人床。映入眼帘的是日式的房间构造,而不是自己中西结合版的蒸汽朋克房间。

但这一切都不是最可怕的,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得高了不少,胸前也没有平时该有的重量……

该、该不会……

她当即停止了脑内的胡思乱想,起身连滚带爬的找到了房间里的镜子,那一刻,她愣在了原地——红白双色的头发、异色瞳还有左眼附近的烫伤……这一切,无不明示着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轰焦冻。

这么说,她是和轰交换了身体吗……?

不要啊!

与此同时,朽绳宅。

同一时间醒来的轰焦冻的反应似乎正常很多了。当然,除了把手在胸前放了大概有一分钟以外貌似都很正常。

“这就是女孩子的身体吗?真是不方便啊。”他这样想。

或许是醒来的时间很早的缘故,轰利用这段时间摸清了女生衣服的构造以及穿戴方法,之后便决定早点去学校。

刚下楼,就看到了蓟正坐在餐厅的椅子上。

“瞳子,”蓟起身看着轰,“今天起晚了啊。”

“对不起……外婆。”轰稍有些僵硬的和蓟打招呼。

空气仿佛凝固了,大约两三秒以后蓟突然笑了:

“赶紧走吧,早饭我来解决。”她歪了歪头,“轰家的小子。”

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蓟。换来的是眼前这个年轻的黑发女人的不屑:

“怎么?还想我送你去上学不成?”

“不……”

“早晚都会换回来的。”她如此说道。轰听后,下意识的隔着衣袋摸了摸那张今天早上在桌子上发现的纸条。

相比于轰的坦然接受,瞳子那边似乎惨了。

红着脸半眯着眼睛才把衣服穿完,并在短时间内适应了这具躯体结构上的不同与不适后她刚出门就遇见了目前正在休假的安德瓦。

“焦冻?”

“啊……早上好,额……爸爸?”瞳子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态,尽量的把语调放平,不让眼前这位身经百战的英雄看出什么破绽来。

然而,她此时已经是破绽百出了。因为她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轰焦冻与自己的父亲关系不好,她这个称呼显然已经让轰总的人设OOC了好吗? 

当瞳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安德瓦已经呆在了原地。

不行,必须赶紧的改口。

她这样想着,立即皱起了眉头,模仿着平日里蝶子与森景吵架时的语气:

“我先走了老头子,少烦我。”她努力的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冷漠的叛逆少年,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门拔腿就往车站跑。然而还沉浸自刚刚的那声“爸爸”中的安德瓦似乎自动过滤掉了瞳子的后一句。

“哦哦哦哦焦冻!”远在车站的瞳子与轰焦冻本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

啊,今天一定是也平常的一天呢。

“今天朽绳同学好沉默啊,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女生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轰今天怪怪的啊,好像一个劲的在冒汗。是不是被绿谷传染了?”男生们也在那里冷静的(雾)分析讨论。

轰的内心波澜不惊,瞳子却是欲哭无泪。她的左手里紧紧地攥着今天早上醒来后在枕头边发现的纸条。

这节是相泽的课,瞳子却是无心听课,一个劲的研究着轰的笔记。

干净、整洁、条理清晰有理有据,果然是班级实力第一的轰同学啊,在成绩这方面也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人呢。我要好好学习轰君笔记的写法,争取一模一样。

“朽绳,起来答题。”正当瞳子在心里默默赞叹并准备动笔之时相泽的声音突然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下意识的起身,看到的却是全班包括相泽在内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瞳子有些奇怪。但半晌,她终于回过味来。

“不、不对啊!我现在用的是轰君的身体啊啊啊啊!”她在心里咆哮着。

“……轰你犯了什么毛病?坐下。”相泽瞪了瞳子一眼。

“啊……对不起。”瞳子赶忙道歉重新坐好,然后假装看课本实则是偷看开着自己身体的轰是如何回答问题的。

“这个题牵扯到……”声音冷清,咬字清晰,思路明确……不愧是轰君啊。瞳子突然感觉这个样子的自己还是蛮帅气的嘛。

可她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下午的实战课让她再一次的欲哭无泪。

因为她真的没有勇气在男生的更衣室里换衣服啊啊啊!即使她现在用的是男生的身体。

课间的时候瞳子就偷偷潜入了男子更衣室把轰的战斗服偷了出来(为什么要用“偷”……?),然后赶忙跑到了学校的储物间,看到了和她一样的用着她的身体的轰焦冻。

“轰君,好巧啊……”

“嗯。”

“额……要不要我帮你换……啊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我知道,”轰点点头,“毕竟我们现在掌控的不是自己的身体,所以难免会有一些无法言喻的不便。”

“还是轰君你懂我……所以,我们是相互换战斗服?”

“差不多。”

“那……我先帮轰君你换吧,我的战斗服稍繁琐些。”瞳子说道,打开了箱子,然后解开了自己身体上的衣服的纽扣。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对方的身体帮着换衣服,两个人的脸便通红得快要滴出血一般。

感觉,很羞耻呢……

下午的实战课两人被分到了一组。

感谢欧尔麦特。

“他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众人看着因不断被烫着冻着而发出惊呼的轰焦冻以及体术突然降到了0只能被动挨打的朽绳瞳子一脸懵逼。

“轰同学今天是个性出现了问题吗?怎么被烫成了这样……?”

“朽绳同学这个地方明明可以用个性直接过去的啊,为什么还需要躲在建筑物后面啊……”

在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声中,满身狼狈的轰瞳二人终于是磕磕绊绊的完成了这节实战课的任务,然后在众人的关切的目光下接过了欧尔麦特签了字的保健利用书。

“对不起,轰君……”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瞳子攥紧衣角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让轰君今天丢脸了。”

“不,应该是我。”轰说道,摸着瞳子的头,“一定有方法可以换回来的。”

换回来的方法吗?瞳子想起了今天早上的那张小纸条。

巧了,轰也想到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同学们都回家了。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瞳子背靠在墙上,吞了吞口水:“轰君,我准备好了。”

“嗯。”轰点点头,慢慢地靠近。瞳子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的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覆盖了,好温暖。她的头感到一阵眩晕,有些站不稳了,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轰放大的脸。

但是她自己也身处在轰的怀里。而且轰似乎没有松口的意思。

“轰君,我、我……唔唔唔!可以了……唔……”瞳子挣扎着,似乎想要推开轰,但她越这么做,轰反而抱得越紧。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轰同学!

这个吻结束后,瞳子在轰的怀里喘着粗气,半晌她才猛地推开了轰,然后抓起书包捂着脸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教室。而轰则是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然后用手摸了摸唇角。

看来告白要过上一阵子才行了啊……

纸条上的字是:

“想换回来吗?和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接吻吧~”




后记:

轰回家后在安德瓦莫名恶心(对他来说,实则是慈爱的目光)的目光中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

今天的老父亲心也是塞塞的呢~







蠢溪有话要说:

快开学了,文力不足,开学以后可能要很久才更新一次

这篇写得好烂…… (つД`)・゚・以后有时间会进行修改,

评论(2)
热度(64)

© 蠢溪·静养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