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开坑,填上什么的以后再谈(•̀ω•́)✧

【刀剑乱舞乙女向】石碱草(3)

不会取名随随便便系列。主要写的是以一个叙述者与经历者的身份讲述三代女审神者的故事。模仿《赤朽叶家的传说》

  

注意事项:

#婶婶们有名字,私设甚多,到处都是bug,不喜请点右上角小叉叉#

#幼儿园文笔错字受,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蠢溪是个玻璃心,要骂的话拜托骂的轻一点#

#估计又是一个万年大坑#

这一章写起来真的很困难,在网上查了很多的资料希望不把歌仙写崩

明明知道不好写还要写主要是因为歌仙是我的初始刀……嗯,不能亏待他

从网上查了不少的相关资料是在无法确定歌仙到底会不会给婶婶写情书(做梦呐你!)……所以写情书这个……算私设吧,请你们不要骂我……

感觉人物崩的好厉害怎么办……








叁·长不大的人怎能看懂情诗

西历2213年6月

那件事情结束以后,中野雅美与她的亲卫队便不再去找香子的麻烦,而两人虽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毕业前一个星期。

“香子,我要订婚了。”雅美约香子到了校区的自动售卖机前,她买了橙汁和咖啡。

“太早了,你还不到十八岁。”香子接过了橙汁,一边拧开瓶盖一边说道。

“我上个月就成年了。生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得。”她喝了口咖啡,苦的皱起了眉头·。

“那你还会当审神者吗?”

“不好说,男方好像希望我和我妈或者我未来的婆婆一样在家当个主妇。”雅美哭丧着脸,把咖啡倒在了旁边的一棵树下,“我想好了,等他退休了我就跟他离婚。”中野雅美赌气似的说道,香子没有搭腔。

“你呢,以后就打算当审神者了?”

“差不多吧。”

“没劲。”


毕业当天,香子穿着红白色的巫女服,与其他的同级毕业生在礼堂里听着校长进行毕业致辞。她的手上拿着经过了精心包装的毕业卷轴,她看到了低年级的学员在台下为他们热烈鼓掌,她又看到了雅美在拍毕业照时的强颜欢笑……

西历2213年7月,藤原香子于0973号本丸本丸就职,代号“紫”。

空旷的道场内,香子依据狐之助的示意选择了自己的初始刀。

伸出手,注入灵力,白光乍现,那名高大的紫发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是歌仙兼定。热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多指教。”

他醉人的容,香子一直都很喜欢。

包括几十年以后,外婆在弥留之际,她都会想起,想起那个他们初见的午后。


西历2217年

毕业后的四年中,世界上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个国家原本已经落下帷幕的大选在三年后出现了投票造假以及政府内部机密泄露一案,反对党上书弹劾;A国在世界各地继续履行着千百年来从未变动的“世界警/察”的职责,J国发生了骇人听闻的黑客入侵事件,许多人的信息遭遇泄露,许多人的财产也因此被来历不明的犯罪分子洗劫一空……而香子则在本丸中履行着她作为审神者的职责,很少前往现世;就算去也只是会趁着放假回家,或者应父母的嘱咐去看望上已经大学了的弟弟妹妹。

香子接到了雅美发出的邀请——约她去现世的咖啡店。

香子换上了多年不曾经常穿的现世的衣裙,向政府递交了通行文书后通过传送门来到了指定的地点。雅美已经到了有一会,咖啡都喝了一半。

“这都迟到,山里丫头就是没准。”她抱怨道,用叉子插着巧克力蛋糕。她的变化很大,不再是过去的暴躁叛逆,相反更多的是平淡随和。化了淡妆,头发整整齐齐的盘在脑后,身上也带着价格不菲的饰品。

“讨人厌的丫头有没告诉我时间,我可是第一时间赶过来的。”香子反击道。然后两个人一起笑了。

“香子,我要结婚了。”雅美抿了口咖啡,“就是我和你说的,和我订了婚的男人。他们家和我爸爸一样,都是搞政治的。”

“嗯。”香子喝着雅美为她点的红茶,声音闷闷的。

“我曾今用尽了一切办法来做到既能和我爸对着干,又可以不损害他的名誉。最后还是要听他的。”

“你爸发推特了?”

“……故意的是不是,都什么年代了?”

“对不起。”

“到时候你去就行了,记得带上个人。”

“那你还当不当审神者了?”香子放下茶杯

“不干了,两个小时前我刚向时之政府递交了辞呈。”她笑了,“自己决定总比最后让我爸暗箱操作,让我连自己怎么被开除的都不知道要好。”

香子在拿到了雅美的婚礼请柬,时间还早,她去了离自己最近的商场买了些东西以后才回的本丸。

午休刚刚过去,香子回了房间看到歌仙在哪里批改公文。

香子有阅读障碍症,不单单是阅读,甚至连字也写不好。但好在她有着这样一位懂得吟诗作画还写得一手好字的歌仙兼定作为自己的近侍。

“歌仙,辛苦了。”香子将自己泡好的茶端到歌仙的面前,苦笑道,“明明是我的本职,却要劳烦你。”

“不麻烦。”他微笑道,但手中的工作并未停下。

“那就好……对了,歌仙,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香子把歌仙已经批好的公文用夹子夹好,“在现世,她说让我带个人。”

歌仙不搭腔,等待下文。

“我想带你去,手续已经在办。”

“主殿其实可以带别人的吧。”

“也对,烛切台就是最佳人选吧……他有不少衣服都适合在现世穿,而且他适应能力很强……”

“但是我觉得只有歌仙可以,因为歌仙是我最信任的人。”香子突如其来的直球让歌仙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他的手一钝,在洁白的纸张上开出了一朵黑色的莲花。眼前的孩子捧着茶杯歪着头……不已经二十多岁了,算不上孩子了,但是对于歌仙兼定这把经历了岁月与战火洗礼过后的名刀来说,香子她还只是个孩子。然而,在这四年里他却不止一次因为一个孩子无意间说出的话而突然感到心动?

“四年了,没有一点长进。真是,不风雅呢。”他在心中暗暗地自嘲道。

说去万屋购置正式场合的日式礼服,却因为中野雅美寄来的包裹作罢。是一件礼服长裙,淡紫色的,上面缀有珍珠,是一件很常见很保守的女款礼服。歌仙见此,不禁皱起了眉头。

婚礼那日,香子带着歌仙去了现世。歌仙穿着从烛切台那里借来的西装,胸前别着出阵时经常佩戴的牡丹。香子喜欢这样的歌仙。

婚礼在公园举行,西式婚礼,香子看见雅美穿着洁白的婚纱,看见了那个成为了她的丈夫的男人,看见他们在交换戒指并回答司仪的问题,看见他们在礼炮与人们的祝福声中接吻……香子站在那里,痴痴地望着。

雅美,她变成大人了对不对……

“这就是你带的人?嗯……不错。”仪式结束后,雅美端着香槟上下打量着歌仙,而后,与香子耳语道,“他不喜欢西式婚礼。”

“嗯,歌仙说这不风雅。”香子点点头。

“我已经嫁人了,你也赶快的吧。”她喝着香槟,“我已经成为大人了。”

“我还没有想好……其实不结婚也没什么吧……”

“那是因为你在本丸感受不到。在本丸不需要考虑这些东西,比如看别人脸色什么的……不然你以为我当初是为了什么去当审神者的?”

“雅美……”

“快点吧,我可不想被你未来的孩子叫奶奶。”她冲香子抛了个媚眼,“我去和你的近侍聊聊天。”说罢,便转身离开,香子呆在原地,半晌,她开始一边回味雅美的话一边一杯一杯的喝香槟。

那天香子喝了很多的酒,最后是歌仙把醉醺醺的她带回了本丸。已经是深夜了,歌仙将她带回了卧房,并为她泡了浓茶。可香子像是在耍酒疯一般抱着歌仙不撒手。

“主殿,请放手。”歌仙轻轻地握着香子的手腕,想把她与自己分开,但这样只是适得其反,香子抱得更紧了。

“呃……歌仙、歌仙帮我个忙好不好……”她突然与歌仙分开,然后从枕头底下抽出了一个信封,“歌仙帮我读一读里面的内容好不好……呃……我、我看不太明白。”

“这……”歌仙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信封里,是他写得诗,几日前放在香子的桌子上的。

“给我念念吧,我实在是看不懂啊……”是啊,没长大的孩子怎么会看懂情诗?

“好吧……”歌仙经不住香子的请求,只得把自己辛苦写给她一个人看的诗念出来。但是,这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歌仙的声音优雅平和,这样的声音搭配上这首字里行间流露着爱意的诗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感。

“这是写给喜欢的人的诗吗……”香子倒在歌仙的怀里,“如果是喜欢我的人写给我的,我希望是歌仙写的。”


“紫,她是个奇怪的人,反应慢半拍,思维也和别人不一样。大概是因为她读书少吧……”穿着婚纱的女人晃着酒杯,玩味的看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晃动的样子,“她喜欢一个人,或许她自己都不明不白。可能无意间的话,却又最能表达她的内心想法。”

“我也算是当过审神者的人,而且四年里我与她来往密切。我敢保证,让烛切台陪着她绝对比你好的多,她肯定也这么想过。“

“但是,她选择了你。”

“我相信,你不会看不出来吧?歌仙兼定?

“或者说,你以为这只是她的一个无意之举?”

回想起主殿友人的话语,歌仙单手按着额头。过了好一会,他把香子安顿好,为她掖好了被角,而后熄灯离去。

今夜是满月,换做平时,他这一届文人定会感叹“甚是风雅”吧。

但今晚可不同了。


至于那首诗……

几十年以后,它在我的手上。

评论
热度(7)

© 蠢溪·静养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