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英雄杀手之战(日后谈)

今天也是依旧走在崩坏的道路上……

做了很多努力,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崩坏了。主要是因为轰总的性格从英杀事件开始就已经朝呆萌的方向靠拢了……啊啊啊啊啊啊!(*꒦ິ⌓꒦ີ)

想发糖,可、可是……这里真的不好发啊啊啊啊啊——(இдஇ`)

或许到了林间合宿篇之类的就容易很多了吧……

还是老样子,前篇与人物设定在我空间里哦~谢谢合作(っ╹◡╹)ノ❀




瞳子与绿谷等人住进了保须综合医院。对于昨晚发生的事,他们还是心有余悸。

那种涌上心头的恐惧,使在场的所有人都动弹不得。没有任何人被他添血。

英雄杀手·斯坦因。他使许多职业英雄死伤,但是又在绿谷被脑无抓走的那一刻将他救下……怎么说呢,他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或许在某些黑暗的角落里,他已经成为一些人的神明了呢。

只是,为什么脑无会出现这保须市,斯坦因是否与敌联合有关……

瞳子拍了拍脑袋,这些事实在是无法让她想通,但当务之急是该怎么向外婆他们解释,说真的,自己差一点就要去见妈妈了。

当然,还有一点……

“冷静下来想一想……我们还真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呢。”绿谷。

“确实如此。”轰,

“……嗯。”为什么这个病房是男女混住……

“话说回来,看到他最后的那副样子真心我们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瞳子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病号服的一角。

“的确,凭我这条腿,他当时想杀我……应该是易如反掌的吧。”

“嗯,他明显是有意放了我们一马。”

也正当众人感叹之时格兰特里诺与职业英雄玛纽尔带领着面构局长到来令四人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四个虽说是击败了英雄杀手,但也是使得后者因烧伤和重度骨折而接受相关治疗。估计现在在重症监护室是没跑了……

由于没有取得英雄执照,他们所做的一切成为了违法行为。不单单是他们四个,包括所实习事务所的监管者在内的七人都要接受严厉的处罚。局长的一番话彻底的把轰激怒了——

“——按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应该遵纪守法对别人见死不救吗?!”

“……救人于危难之中……不正是英雄的职责所在吗!”

“轰君你冷静一下啊……”瞳子见状赶忙挡在他的面前。但似乎没什么用,轰还是被面构局长说成『小朋友』并且教育了一番。结果……轰更生气了。

“你这臭狗……”

“啊啊啊!不可以骂人啊!轰君冷静!他说的有道理啊!”瞳子一把按住轰的肩膀把他使劲往后推,不能出现袭警这种事。

但好在局长也不是那种不讲情面的人,由于这次的目击者十分有限,警方可以把这件事给压下来的。但相应的所有的真相、属于他们的功绩也注定会被雪藏。局长在最后还把他们四个给夸奖了一番。嗯……怎么说呢?也算是打了一巴掌再给了个甜枣。

果然,这些都不算什么。当务之急还是想一下怎么向家里人解释吧……


“什么……会留下后遗症吗……”瞳子听着饭田把医生的话重复的一遍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感觉漏了一拍。她沉默了。

留下后遗症是个什么概念,这无疑会对他以后的职业生涯造成不可忽略的影响。她没有经历过,无法感同身受,但是直觉告诉她在此时劝他赶紧去治疗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而当绿谷回来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他也和瞳子一样,先是沉默了,然后缓缓地伸出了自己布满伤疤的右手。

“让我们一起……变强吧。”

“那个……抱歉……”

“好像一带上我……就会害别人的手……出问题……的感觉……”

“……轰君,在讲冷笑话吗?噗——啊哈哈哈哈哈哈——!”瞳子愣了半秒后突然笑了出来,然后笑得前仰后合,最后不可控制的倒在了病床上。绿谷和饭田随后也缓过神来跟着一起笑。

“啊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感觉自己就好像手臂终结者一样……”

“还手臂终结者!!”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里的深处的湖心岛上耸立着一座高塔。在一轮满月的正下方。

茂密的爬山虎覆盖在上面,厚厚的一层,除了那扇雕工考究的铁门以及几扇小窗户露在外面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被碧绿色淹没了。

月光透过彩色的玻璃跳到了光滑的木地板上,同时也照在了高耸至塔顶的书架以及那几千本书上。

黑发黑衣的女人坐在精致的雕花椅上,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与衣服的衬托下显得苍白异常,还有一种不同于正常人类的皮肤的光滑细腻。赤红色的眼眸半睁着,正通过眼前的电子显示屏与什么人进行着通话。右手端着茶杯,左手放在桌子上,青葱玉指轻扣桌面,明示着自己正不耐烦,无心去细细的品味这高档红茶。

“这件事情,是我们没有处理好……”

“我知道,而且我也没有要怪你们的意思。”她放下了茶杯,双手交叉撑着下巴,不带任何情感的扫视着桌子上的文件,“那个男人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正在查。他的藏身地点极为隐秘……不过,我们可以确定他已经不会再将你孙女定为目标了。”

“他早就应该放弃了。”女人不满的冷哼一声,“或许他根本就不应该动这个歪脑筋。”

“至于以后的合作问题……”

“想找老东西去找格兰特里诺吧,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大概也已经有了他再度出山的迹象。至于我嘛……活了这么久,有些事情早就不想管了。

“不过,万一有什么特别棘手的事,比如说——关于他,关于雄英……我倒是可以帮忙。”

“这样吗……非常感谢您。梅杜莎。”通话终止,蓟挥了挥手关掉了电子显示屏,唯一的光源消失了。整个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森景,把灯打开。”




“那我们就先出院了,绿谷同学你要多多保重。”瞳子说道,对着绿谷微微欠身。然后与轰出了病房。

虽说英雄杀手事件结束了,但是职场体验还未结束。伤好的差不多了,轰和瞳子也该出院了。

“话说,轰君你手上的绷带还没有拆掉呢。”

“嗯。朽绳你的伤比我重但是现在看起来已经没事了。”

“啊……这个嘛,主要是因为我的恢复能力比较强嘛……”

“你……刚刚叫我什么?”

“轰君……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在这几天里,瞳子对轰的称呼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很喜欢,”轰正色道,“以后可以这样称呼我吗?”

“嗯、嗯……”瞳子突然觉得自己的耳尖有些发烫,然后……

“轰、轰君……”

“嗯?”

“那个,我的手……你……我额……”

“对不起。”但却没有松开的意思。






最后也算是皮了一下下吧( ͡° ͜ʖ ͡°)✧

写外婆那一段比写轰和瞳子的那一段都爽是怎么回事……

其实关于外婆的那一段描写原来是写给瞳子的,但是突然发现这种氛围比较适合外婆……╮( •́ω•̀ )╭

评论
热度(17)

©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蠢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