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开坑,填上什么的以后再谈(•̀ω•́)✧

【食之契约乙女向】独白

抽风系列,人物崩坏,私设甚多。慎入!慎入!慎入!

北京烤鸭x私设女御侍(除了相貌其他大家可自动带入~)(女主外貌来自游戏头像)

会有后续,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总之就这样,求轻喷……谢谢








【壹】

我是十八岁那年离开的耀之洲。

带着我唯一的飨灵——米饭,以及将近十几年来收集的灵火种来到了格瑞洛皇都米德加尔,并在父亲的出资帮助下开起了一家耀之洲主题的餐馆。

出发前,我将我那一头不符合耀之洲人相貌的橙色长发剪成了齐耳短发,怎么看都是一副假小子的模样。以前就有人说:你们姐弟俩的性别直接反了。

我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半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喊着自己的名字——那个全新的名字,舍弃了家族姓氏的名字。经过简单的洗漱之后焕然一新的我走进了大厅,推开了大门。

今天,是我餐厅开业的第一天。


【贰】

“本命飨灵”听起来很神秘,给人一种特别神圣的仪式感,也很容易让人想起耀之洲远古的术士们。但是这只是耀之洲的一项传统活动的专有名词。而且这场活动很普通,普通到耀之洲几乎是人人都会经历;但是也很重要,因为它关系到一个人的未来。

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当然,也有少部分不相信。比如说,我。

在耀之洲,每个孩子六岁那年都要通过召唤阵召唤出一个飨灵,人们通过飨灵的稀有度来判断孩子的天赋。

大部分都是R,少数的是SR或者M,极少数是UR(好吧,目前还没有)。其实召唤出什么品质的都无所谓,但是千万别什么也召唤不出来……好吧,这种情况几乎没有。

但是也有那种召唤出来了,同时未来也被否定了的人。比如说,我。


【叁】

没错,还是我。

一个召唤出了空壳飨灵的废物。一个被家族给予了厚望换来的只有失望的废物。

但好在,我弟弟是个天才。

是不是我的天(ou)赋(qi)都被他吸走了?毕竟我们是双生子。即使我们在某些地方根本不像。

我一直很想知道他们是励志培养绝世御侍,还是一代欧皇?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总之,我瞬间从有吃有喝有人撸毛家猫变成了为人过问的流浪猫。

不过好在,也是有人在意我的。比如说父亲母亲、弟弟还有“他”。

他是个飨灵,是北京烤鸭。


【肆】

他是我父亲的飨灵,是在召唤仪式当天被我老爹召唤出来的。顺道一提,召唤仪式当天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昏迷了,而且昏迷了整整三天。

撇开别的不谈,他或许是除了父母以外最疼我的哪一个了。

他在所有人的眼中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温和谦让(哪怕是我和弟弟烤了他的一只鸭子被他当场抓住的时候也是如此)却又与人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距离感。但是我却以外的喜欢与他亲近,有时还会带上因为他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场而瑟瑟发抖的弟弟。

可以说,我的童年都是他陪我度过的。

在弟弟作为天才被培养而我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地努力着的时候,也是他在我身后支持者我。夜深人静挑灯夜读时,他也总会坏心眼的拿梨子或者是其他的水果砸我的头。当然,控制了力道,自然就不会觉得痛了。

有时他也会给我讲一些故事。应我的要求多半讲的是这个国家在最黑暗的时期,充斥着血与泪的过往。但是讲过几次以后我便叫停了。因为我隐隐约约的感觉那就是属于他的悲痛的过往。总之,揭别人的伤疤不道德。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有一天,抱着”死也不做联姻工具“的想法的我,选择离开了耀之洲,离开家族。父亲也没什么好说的,送佛送到西,出资帮我开了一家餐馆,同时也多叮嘱我”常回家看看“、”有什么事和家里说“之类的。

于是,我带着米饭就这样离开了。那年我十八岁。

上马车前,为我送行的只有父母、弟弟和北京烤鸭。北京烤鸭给了我一枚平安扣,让我带着。而后他亲自为我戴上,说记得回来。我木讷的点点头,四周看了一下,沉默不语的父亲与弟弟,泪流满面的母亲,还有他。与过往一样唇边带着笑意。或者说历经了不知多少年的风霜,他早已可以娴熟隐藏自己的情感。

还是,他根本就已经没有了情感……

”我走了。再见。“我挥了挥手,轻声说道。不仅是对他们,也是对过去的自己。


【伍】

我离家已过四载。在此期间我压根没有听从父亲的话”常回家看看“。我已经不想再回去了。

开餐馆的本金早已在两年前还给了父亲。连同利息一起。

但我也并不是与家里老死不相往来,定期回一封家书,间期不定。也应了父母的要求多关照关照耀之洲的同乡同族。但同时我对自己的身份也是绝口不提。

”伊祁!去把空运物品搬上飞船!“我隔着柜台大喊,然后把值了一晚上班此时新鲜度已降为零的三明治火速送往冰场。

”奥莉薇亚你也帮个忙啊……啊我错了,您老歇着昂。“

”喂!你这是区别对待!“伊祁一边搬着食材一边回头大喊。

”在我的餐馆里不服憋着!“

一直忙到了晚上。

”你这是剥削劳动人民。“伊祁累的坐在地上,满头大汗。

”你来之前这些都是我和米饭干好不好?你就累了?是不是男人?“我撇着嘴晃了晃头,打开冰箱取了瓶凉茶给他,”想当料理御侍就要经受住考验。“

”那奥莉薇亚为什么不干?“

”因为她已经是料理御侍啦~“

”有没有搞错——“

”那个……御侍大人,外面、外面有人找你……“米饭从门口走过来,结束了我们两人这无休止的小学生吵架。

”这大晚上的,定个外卖用通讯魔晶不行吗,非得上门找老板……“现在是晚上,王都灯火通明,商业街繁华热闹,有不少人来吃宵夜。但我从未遇到过来找老板的。

正当我为此感到疑惑正准备一探究竟之时,那个站在门口的人影,让我呆在了原地——长袍马褂、棕发金眸,手持烟杆,怀里的还抱着几只鸭崽……

已是四年不见,突然相见竟让我有了一丝的不适应。

他还是老样子,温和、谦让,一直未变。

”北京烤鸭……“我看着他。

”您不在时间孩子们总是安静不下来,弄得就连我,都有些心神不宁了。“他笑着,可是我感觉我快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糊弄鬼呢……“我可是有四年不在家了啊,你四年心神不宁,不得疯了?

他将怀里的鸭崽放到了地上,上前一步把我抱着。我本来想把他推开的,但没有动手。反倒是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陆】

玉泉镇西南方有一篇丛林。那里生长着一颗有千百年树龄的古树。

我曾与他一道前往,一探究竟。

传闻,这古树可以实现人的愿望……

我许了什么愿望,我都忘了。

现在,或许我许的愿望是不与他分开吧。

评论
热度(19)

© 蠢溪·静养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