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溪

人如其名

BLUE

阅读前的注意事项

本文改编自《知音漫客》第290期短篇精粹,网上也有不少以此为原型而改编的小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因为是改编自短篇漫画,所以除了鼬之外不会出现火影中的其他人物(包括佐助),如果您无法接受,就请点击右上角的小叉叉。


人物ooc!ooc!ooc!慎入慎入慎入!其实说白了就是披着火影同人皮的的改编而已。学前班文笔。





确定没有问题了?开始吧。






【壹】

陈旧的机房内,一名“少女”坐在那里。

身上与背后连接在导管,“皮肤”上有着不少的污垢,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脱落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金属支架和颜色不一的导线。

“咳咳-------D7啊,老型号了,”胡子花白的机械师娴熟的接上了最后一根导线,并脱下了沾满机油的手套“恐怕这已经是我爷爷辈的机器人了。”

少女睁开了眼睛。

“还要往前走吗?”机械师为自己点了一根烟,做出了好心的提醒,“再往前走就什么也没有了。”

“嗯。”少女点点头,艰难的拔掉了连接在背后的导管,身上发出了奇怪的“咔咔——”声。

“还是不太妙啊,千万不能在进水了。”老机械师吐着烟圈,摇摇头,“不过你可真奇怪啊,是你的主人给你的任务吗?”

少女披上了一件破旧的外套,并将一个年头不小的木质相框拿在手里,“我要去海边。”她这么说道,殊不知这句话的威力有多大。

“什么?”老机械师显然被她的话吓到了,一脸的惊愕,嘴巴张得老大,烟头都掉到了地上,“你在开玩笑吧!那里太远了,根本没有活着的人见过海!就算有一天你到达了那儿,也早就生锈坏掉了。”

“嗯。”少女点点头,将这个老旧的相框收入了衣袋中。




【贰】

时间倒回到几十年前。或者是更早。

“鼬少爷,您要的家政机器人已经到了。”

我跟在主管的身后,走进了这所豪华的大宅;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满地的搬家公司的纸箱子,看样子,这所宅邸的主人是要搬家。主管正恭敬对着坐在落地窗边的黑发青年打招呼,可是他却像是没听见一样坐在那里。

“鼬少爷?”正当主管想再进行第三次的询问时,一个珠光宝气的黑发妇人打断了他:

“这孩子看不见。”她的语气中透露着许些的无奈,“我是他姑姑,我来代他签吧。”说完,便抽走了主管手中的单子。

“好的……对,对,请签在这里……”

也就在那一刻,我才得以仔细打量他:很英俊的男青年,鼻翼两侧的泪沟衬得他更为成熟,只可惜,眼睛破相瞎掉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该吃药了,少爷。”我将下午茶所需的点心连同着鼬少爷服用的药品放到托盘里端到了离少爷最近的位置,并将茶杯送到了少爷的面前。

“嗯。”少爷点点头,合上了手中的盲文书,接过了茶杯,然后我就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可是,就在我坐下的那一瞬间,只听“噗”的一声,尘土飞扬,霎时间屋内的视线一片模糊,鼬少爷赶忙将茶杯放下,捂着嘴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我只能手忙脚乱的打扫着。

“房子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少爷的声音很好听,就像低沉的大提琴一样,“父母很早就不在了,现在姑姑终于也受不了了。所以雇了你来照顾我。”他笑笑,语气中是自嘲与无奈。

 “你可真奇怪,” 待我收拾好之后,少爷疑惑道,或许是听到了之前我做下去的声响,“一般的家政机器人不都是一直站在一边的吗?”

我小心翼翼的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我是首批的生物脑机器人,有学习能力,自然会选择更轻松的行事方式……”

“哦?”少爷轻抚着书本的封面,微笑着,“会偷懒的机器人吗?”

“嗯…..那个,凡是主人的命令,我都会坚决服从的!”我低着头,像一个努力为自己辩解的孩子。

“那你叫什么名字?”

“D7-XC03”我报上了自己的型号。

“真是一个好长的名字呢,”少爷微笑着,但又有些伤脑筋,“我可以叫你名字末尾的‘03’吗?”

那天下午,阳光通过落地窗跳进了屋子,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与鼬少爷拉长的影子。

“好的。”





【叁】

少爷的宅邸前是一片花园,虽然大,但是很空旷,喷泉从不喷水,花坛里连杂草也不张。

某一天我趁着少爷早餐过后的看书时间独自一人出了门,想去找一些可供花园内种植的植物的种子。

可是这又谈何容易?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工业的发展,环境不断的遭到侵害,大片的植物因受到污染而枯萎死去,即使我们现在生活在乡下,也不一定找得到。

宅邸后面有座山,上面有成片的绿色的树木。可能是仅存的没有被工业污染的地方。试试看吧

。我对自己说,试试看吧。

“03,你去哪里了?”

当我找的种子并返回的时候,已是中午。还未到门口,便看到少爷扶着门框等候在门外。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第一次庆幸少爷看不见——看不见现在这么邋遢的我。

“你去干什么了?一上午都没找到你,我一直在附近找你……”

我没有说话,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然后将手中的种子倒进了鼬少爷的掌心中。

“这是……”少爷轻轻用指腹摩挲着种子的表面,感受着种子表面的纹路所带给皮肤的捎带粗糙的手感,“种子吗?你从哪里找得到?”

“那边。在后山上。”

“谢谢你,03。”少爷轻轻的攥紧了手里的种子。

清理了身上的泥污后,我随少爷进屋,但不知为何顿住了脚步,感觉视线有些模糊,连身体的内部也发出了“咔咔——”的怪声,似乎是齿轮卡住了。声音不大,但还是被鼬少爷听见了。

“03,你出了什么问题么?”

“我的服务年限太久了,心脏部分一些损坏。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摇摇头,“因为没有什么修缮的价值,所以被便宜的处理掉了。”

“没关系,我和03一样,虽然有双眼,却无法看清。”少爷拈起一颗种子,仿佛在详细的端详它上面的纹路。

“这是什么的种子?”


【肆】

“03,你知道海吗?”某一天,鼬少爷突然在我打理花园的时候问我,“广播和书里都有说,它在世界的某个地方。03,你说……

“海,是什么样子的?据说以前的人们生活在海边,海里满是蓝色的水,看不到边际”

鼬少爷说完,抬头看向远方,远方是山峦叠嶂,但他他此刻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海。

我在他的深黑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海,真的,就像他所说的那样。

那样美丽。

“03!你在干什么?!”

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雨水会将泥土冲刷干净,将泥土里面的种子冲走。

我顾不上太多,立即冲出房子抓起塑料布就盖在了花池上。或许是声音太大,吵醒了鼬少爷。少爷举着伞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间,我上前一步扶住他。

“快回去!你会被淋坏的!”他紧攥着我的手腕想把我拉回去,但是我靠着自身的机械的重量纹丝不动。我努力地扯着塑料布。

“03,我想有一天能到海边,哪怕只是听听海浪的拍打礁石、海风吹过的声音……”少爷将伞向我的方向倾斜,“可是我永远都到不了,可能它在某处有,他存在过,可它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

“即使可以看见……也没人能找得到……”

“海是有的。”

她站在漫漫黄沙中,站在一望无际的戈壁上,用稍有残损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玻璃裂纹下的泛黄的海,迎着狂风与吹卷来的沙砾。

“海是有的。”

她穿过了沙漠,攀上了高山,走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一次又一次爬上了已经干涸的水塔,并一次又一次的坠落。


【伍】

古书里有成片的森林,

不老的王子和公主,喷火的龙,

比我们整个潘钵还大的湖泊,

过去人们把它叫做海。


“鼬少爷,我们该回去了。”我对已经是下午四点还在外面晒太阳的鼬少爷说道。

“03,和你说过了,以后喊我鼬就可以了。”他对我说,“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再多呆一会儿。”

“可是少爷……”

“那,你给我把52页的诗念给我听吧。念完我们就回去。”

我翻开了书,将手放在凸起的地方,去感受字的形状。过了一会儿,才开始读:

爱情,也许在我心里

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在让你难过悲伤---

我与鼬少爷,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

未来的日子里,一直都是我在陪伴着他,一直都是。

直到很多年后,在那个与我们相见的一模一样的午后,那个表有海的照片的相框从他的手中滑落。

我将他葬在了那片依旧葱郁的树林中。

“鼬少爷,今年开的花,是紫阳花呢……”

我会找到海的,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陆】

不知道多少次的跌倒,又不知道多少次的站起来,只是为了去寻找一个在别人看来已经消失了多少年的古代人类的遗迹。

她的披风在奔波辗转中随着风沙一起被吹卷到了天空,时间磨去了她的“皮肤”,但那个相框依旧被她护得好好的。

一年、两年、三年……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去了多少个地方,她只知道要找到海。

“鼬少爷,海是有的。”

相遇,也许不是坏事……

她再一次的翻过了一座山,山的那边是耀眼的金色与无尽的碧蓝。

她踩在松软的金色细沙上,望着这比天空还要蓝、比湖泊更加宽阔的大海。海岸边有一艘破旧的小渔船,远处是白色的灯塔,天空中还有几只在飞翔的海鸥。

这边是海,他这样的美

真想和你一起看到眼前的景色。

她急急忙忙的跑了下去,中途还因为一脚踩空而摔了一跤,但是她没有顾上这么多,只是跑到了渔船边并将它推到了海里,然后自己也跳了进去。渔船在海上摇摇晃晃的漂着,海水顺着渔船上的破洞灌了进来,她躺在那里,看着那张海的照片。

鼬少爷,这就是你说的海,我找到了。

她在因进水而停止程序前的最后一刻纵身跳入了大海之中。连通着手中的相框一起沉入了这无尽的碧蓝。

相框掉在了海底的礁石上,里面的一张很小的照片掉了出来。
照片中坐在椅子上的黑发青年笑得温和拘谨,而在他身旁站着的少女则是笑得灿烂洒脱。

“鼬少爷,看镜头看镜头!”她安置好并照相机对准了鼬,然后自己也绕道了他的身后,“少爷笑一笑啊。一起说‘茄子’!”



我曾经是那样真诚那样温柔的爱过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4)